焚天之怒

第997章 好胆

第997章 好胆2017-11-11 22:39:27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行走,一直很是安静,再也没有矮人族来追杀,行走了一整天,到了入夜时分,魔夭儿下令休息一夜。夜里很是安全,除了天魔族外其余种族几乎不怎么行走,众人的安全有保证。

    魔夭儿等人被诱敌深入,追击了两天两夜,而后又惨遭伏击,一千多人大半被杀,她们又被追杀了万里,后面若不是江逸早就被杀了,她们也是身心疲惫,此地离开天魔山不到两天的路程了,众人悬起来的心也放下大半了。

    地底通道内,没有一丝光亮,一群人分成了三团席地而坐,两名长老围着魔夭儿坐在一边,江逸和魔天坐在一起,其余天魔族则不敢靠近魔夭儿和江逸这边,只是不是朝这边偷偷瞄上一眼,都是崇拜和狂热。

    江逸很淡定,白日里行走时也风轻云淡,根本没有立了大功沾沾自喜,也没有年纪轻轻成为绝顶强者的傲气,他那黝黑不算英俊的脸上始终古井不波,宛如一个看破世间一切的垂暮老者,这种城府和气度让两名五星强者的长老都暗暗惊讶。

    魔天也很惊疑,江逸的气质和以前改变太多了,那种强者本能流露淡然,那种屠杀数千人面不改色的冷漠,那种经历大风大浪的平静,是以前的魔星怎么都拥有不了的。不过他性格大大咧咧,内心都被魔星立了大功,他们一脉即将飞黄腾踏的喜悦充斥了,也就不去想太多。

    江逸的气度也吸引了魔夭儿的注意,魔夭儿出身高贵,见过了太多了大人物和雪域青年俊杰。加上她是女子,对年轻男子会更在在意一些。上次在天魔山下,她就觉得江逸有种特别的气质,这次之后对江逸的好奇感更深了。

    一个年轻的天魔族族人,以前默默无闻,突然之间崛起,而且实力强大得可怕,这不让人好奇都难。

    她瞥了一眼安静盘坐的江逸,朝旁边的一名长老传音道:“魔骑长老,上次让你调查这个魔星,可有问题?”

    “没什么问题!”

    那长老也朝江逸看了一眼,传音道:“魔星的爷爷曾经还是族内战堂的一名大统领,战功卓越。他父亲和大伯都战死了,娘亲在第二年也病死,魔星是一个孤儿,所以性格有些孤僻,和族内年轻子弟玩不来。以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一直隐藏了实力,居然感悟了一个五星道纹和一个六星道纹,这小子若能继续成长下去,成就不可限量啊。”

    “六星道纹?对了!”

    魔夭儿想起江逸斩杀邱明和矮人族一群强者的神通,满眸惊疑的传音道:“魔骑长老,你可听说过隔空震杀这个六星道纹?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啊?”

    “我也没听说过。”

    魔骑迷糊的眨了眨眼睛道:“天地浩瀚,处处都是法则和奥义,道纹也太多太多了,很多高深玄妙的道纹或许历史上没人感悟成功过,魔星能感悟也不是怪事,那更说明他是绝世奇才。这次回去后,一定禀告宗主好好培养一番。雪域近千个上古遗族,一直依仗本族的神通和特技,却忽视了道纹的感悟,殊不知感悟道纹才是王道,这魔星年纪轻轻,却明白了修炼的真谛啊。”

    魔夭儿一双大眼睛好奇的朝江逸扫了几眼,顿了一下突然站起来朝江逸走去,走到他面前这才漠然说道:“魔星,你跟我来。”

    江逸微微一叹,魔夭儿和两名长老一直在看他,他又何尝不知?他也知道肯定有人会对他有些怀疑,毕竟原本的魔星实力太低太低,他崛起的太快太快了,没人怀疑那才叫奇怪呢。

    “是,神女!”

    他现在准备借助天魔族的力量覆灭矮人族,自然不敢得罪这个小魔女,老老实实的站了起来,跟随魔夭儿朝前方的通道走去。

    两人离开了众人抵达了一个小山洞后才停了下来,魔夭儿走在前方突然回过头怔怔的望着江逸,一言不发。

    江逸微微有些尴尬,却只能垂手低头不敢和魔夭儿直视,魔夭儿看了江逸一阵,这才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翘了翘鼻子说道:“魔星,你怎么长得那么丑啊?”

    “啊?”

    江逸没想到魔夭儿看了半天却憋出这样一句话,他还以为魔夭儿会询问他修炼的事情,刚才他一直在想着怎么解释,却没想到魔夭儿居然问这样一个奇怪问题,女人的思维果然不能按常理推断…

    魔星的长相其实也不算太丑,当然和魔夭儿对比起来那就不算英俊了,江逸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辜的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长得丑那也不是我的错啊!”

    “噗嗤!”

    魔夭儿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俏皮话,被逗乐了,她翻了翻白眼,斜着眼睛望着江逸道:“魔星,上次我劈了你一鞭子,你怎么不还手啊?你实力那么强大,为何要隐瞒?你…还恨我吗?”

    不说这个,江逸还不来气,任何人平白无故的被抽一鞭子也会窝火,江逸自然也没好脸色了,他瞅了魔夭儿一眼道:“你是高高在上的神女,我魔星从小就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孤儿,我怎么敢恨你?隐瞒实力这不怪我啊?我的冰封千里才感悟没多久,我的元力境界的确才天君四重,你又不是探查不了。”

    魔夭儿被说得俏脸嫣红,她一时一刻也没去想那个六星道纹“隔空震杀”了,有些内疚的望着江逸道:“对不起,魔星!人家不是有意的,谁…谁叫你那样盯着人家看呢。”

    “不好!”

    江逸望着魔夭儿娇羞的容颜,望着她眸子内一丝异色,内心涌起一股不安,这魔夭儿似乎…对他有了一丝好感?这可不是好兆头。

    他非常清楚,天魔族族长魔神就魔夭儿一个独女,这位可是天之骄女啊。不说雪域很多大族少族长盯着,就说本族那些实权长老的儿子孙子们,可是个个都希望把这朵鲜花摘下。

    他一旦和魔夭儿走得近一切,绝对会被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撕得粉碎,身份也很有可能暴露,到时候他又只能单独面对矮人族,这次的努力将会付之东流。

    所以他眼眸一转,眸子内露出一丝贪婪和淫~邪,盯着魔夭儿胸前的高挺,嘴角也露出邪魅的笑容,嘿嘿笑道:“神女可是人间绝色,是个男人都会心动的,所以这不能怪我啊,只怪你长得太诱人了…”

    “好胆!”

    魔夭儿被江逸的无礼弄得又羞又怒,手中一根鞭子闪耀而出,就要朝江逸劈下。不过这次江逸可不打算白白受这一鞭了,他身子朝后面悄然退去,冷幽幽的声音传来:“神女又要打人了吗?夜深了,神女还是早点休息吧,属下告退!”

    “你…”

    江逸声音突之其来的冷漠,退走得如此果决,让魔夭儿有些无措,手中的鞭子也停了下来。她望着江逸如剑的背影,漂亮的眼眸在漆黑的山洞内转动不停,眸子内都是复杂之色,似乎有些看不懂,江逸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