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天之怒

第1139章 符毒

第1139章 符毒2017-11-11 22:42:21Ctrl+D 收藏本站

    圣山南边,一道黑光划破长空而来,惊动了圣山内的数十名天隐宗弟子,不过这些人都没有惊讶,显然早就收到消息,知道江逸要来。

    “嗡!”

    传送阵在这一刻亮了起来,五长老带着近百人传送出来,其中半神赫然就有四五个,全部满脸的激动,尤其是五长老更是满脸复杂和唏嘘。

    玄神宫停留在圣山南边,大门打开江逸一人飞射而出,而后他手中亮起一道白光,结了几个手印玄神宫快速变小,最终变成巴掌大被他收入了古神元戒内。

    “嗯?”

    一些天隐宗弟子和长老眼眸一亮,盯着玄神宫满脸炙热,虽然她们并没有抢夺之心,但这可是天星界第一至宝,里面还有两件神器呢。

    “咻!”

    江逸没有半点迟疑,他帮天隐宗带回了琉璃塔,他娘亲还对圣后有大恩,天隐宗断然不会为难他。他猜得也没错,五长老等人不仅不敢为难他,反而在他飞来之后,全部单膝下跪沉喝起来:“参见公子!”

    “公子?”

    江逸一怔,随即眼眸冷了下来。当年天隐宗可是逼着他一人去对付矮人族啊,这一拜让他浑身不舒服。他摆了摆手道:“都起来吧,我受不起!带我去见圣后。”

    五长老等人对视一眼都苦笑不已,不过倒是也没说什么,带着江逸进了传送阵,一道白光闪过江逸再次来到了那个春暖花开,美若世外桃源的天隐宗驻地。

    “公子,请!圣后一直在等你。”

    五长老率先在前方带路,江逸沉默的跟上,神识一扫没有发现苏若雪,他走了几步停了下来道:“若雪呢?”

    “若雪和圣后在一起。”

    五长老解释了一句,江逸这才跟随进了原先圣后居住的阁楼,同样的圣后没有在阁楼内,五长老带着去了后花园。

    “若雪!”

    一进入后花园江逸的目光就被一个冰冷如雪的女子吸引了,相比尹若冰和衣禅的冷,若雪是真的冷,她神色和灵魂都冷若冰川,站在圣后身边就像一座冰雕。

    苏若雪听到江逸的惊呼声抬头一看,眼中露出一丝恍惚,随即很快低下头去,不再看江逸。圣后样子和原来一样没什么改变,她慵懒的斜躺在亭子的卧榻上,笑着望着江逸,也没说话。

    等江逸走过去了,圣后抬手示意五长老等人下去,她还是没起身,只是微笑望着江逸道:“江逸,恭喜你得到玄帝的传承,如果你娘亲知道,她肯定会很欣慰的。”

    圣后提到了衣飘飘,江逸这次内心并没有太大的波澜,甚至他都不想问圣后关于衣飘飘的事情了。他目光锁定苏若雪,手中戒指一亮一座漂亮的宝塔出现,他将琉璃塔放在桌子上,这才望着圣后道:“东西我带来了,你什么时候帮若雪恢复记忆,解除洗魂池的依赖?”

    “琉璃塔?七十多万年了!”

    圣后没有理会江逸,目光投向琉璃塔,身子坐了起来,满脸感慨叹道:“我宗的圣物终于回归了,本后就算死了,也可以和历代宗主有交代了。”

    说着圣后眼中两行泪水缓缓流下,她抱着琉璃塔怔怔的看了良久才收了起来,目光投向江逸道:“江逸,若雪对于洗魂池的依赖,早在你得到玄神宫那****就帮她解除了,她现在是自由之身,你随时可以带走!不过很抱歉,她的记忆本后无法恢复……”

    “什么?”

    江逸的眼眸一下冷了下来,宛如一只发怒的小狮子,鬃毛竖起,他冷眸在苏若雪身上一扫,随即盯着圣后咬着牙一个一个字的说道:“圣后,你又想耍我?玩了我那么久了,现在还想玩?佛帝把很多事情都告诉我了,这样没意思…”

    “抱歉!”

    圣后满脸愧疚的说道:“这次真不是玩你,不信你可以把若雪带去给别的半神,给敖卢去看看。她的灵魂内有一些很奇特的毒物,本后想了很多办法,但无能为力…”

    “你确定没骗我?”

    江逸身上气势腾起,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和圣后大战的趋势,他是真的怒了!

    明知自己的爱人就在眼前,他却只能这样看着,不能相认,这种感觉让他上次就差点发疯。现在他费劲千辛万苦,覆灭矮人族,拿回琉璃塔,圣后却说苏若雪的记忆无法恢复?你说他如何不怒?若不是圣后曾经救过他,此刻他估计都要暴起杀人了。

    “这次真没骗你,我可以对着神灵起誓。”

    圣后微微一叹道:“其实之前我也是不知道,直到你得到玄神宫,本后准备给若雪恢复记忆,解除洗魂池的依赖,这才发现——她灵魂内有一股奇特的能量,这是一种比较邪毒的毒物。你自己也可以探查,这毒物叫做符毒,你去找敖卢或其余人问问,这符毒是谁家特有的毒物,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符毒?”

    江逸神识立即小心翼翼朝苏若雪灵魂内探查而去,但探查了三四遍都没有任何收获。他闭上眼睛进入天人合一状态细细感应,这才发现了一丝极其微弱的能量,那能量潜伏在苏若雪的灵魂每一处,似乎和她的灵魂融合在一起了,要想驱除的确非常困难,一个不好苏若雪就会灵魂崩溃。

    他睁开眼睛,面色变得无比狰狞,咬牙切齿说道:“这是谁家的特有毒物?”

    圣后走了过去,轻抚苏若雪的秀发叹道:“符毒很有名,一般的家族族长应该都听说过,这是天冥宗独有的毒物。”

    “天冥宗?”

    这是江逸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上次佛帝提了一次,他脸上露出一丝怀疑,道:“圣后,你不会是在耍我吧?苏若雪从天星大陆传送而来后,一直在武家,后面就被你们带走了。她被姬听雨囚禁了,又怎么会去招惹天冥宗?而且天冥宗我都从没听说过,如此低调的宗派,怎么会没事去毒害若雪?”

    “呵呵!”

    圣后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江逸对她不信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她也不怪江逸,目光投向西南方道:“天冥宗你不知道?你应该听说过十大隐世大宗吧?我们天隐宗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就是天冥宗!很不巧,这一代北皇的妻子,也就是武逆的娘亲,就是天冥宗的圣女。你可以随便找罪岛的人打探一下,就会知道我所言不虚。”

    “呃…”

    圣后说的有板有眼,看神情这次也应该不是骗他,江逸内心的怒气微微压了下来,他冷眸凝声说道:“符毒不除,若雪是不是永远无法恢复记忆?还有符毒会不会影响若雪的灵魂?”

    “符毒不除,谁也不敢乱来,当然你可以找敖卢去试试,或许他有办法。”

    圣后很认真的说道:“至于符毒会不会影响这丫头的灵魂,这我也不知道了。因为天冥宗比我们天隐宗更加低调,二十多万年来几乎没出世,最近唯一的一次出世,就是嫁了一个圣女给北皇…”

    “马勒戈壁!”

    江逸爆了一句粗口,单手对着桌子猛然拍下,一道轰然声响起,桌子化成了齑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