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洗澡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纪长顾抱着猫回到别墅,吩咐管家好生照顾,洗了下手,就匆匆去公司了。

    管家姓徐,是一位头花白的老者,鼻梁上架着带挂绳的复古圆框眼镜,十分亲切。

    他叫来兽医给小折耳猫看病。

    兽医仔细检查了番道,“没有外伤,没有撞击的痕迹,顶多受了点惊吓,应该是没大问题的。不过,这种猫天生有骨骼遗传病,一旦作终身疼痛,所以要小心照料,多加留意,如有异常立即送往医院。”

    沈灵枝在一旁听得不以为然。

    说得辣么严重,她只是不习惯用四肢走路啦。

    不过这倒有一点好处,徐管家连同别墅上上下下的佣人都对她十分小心翼翼,如果没有特别需要碰都不碰她一下,不仅如此,还用最快的度清出一间空房,购置了饲养猫咪的一切护理物品,效率高得吓人。这种恍若贵宾到访的级待遇,很是让她受宠若惊。

    中午她还吃了他们特别准备的顶级猫粮,唔,嘎嘣脆。

    完了,她居然觉得很好吃……

    沈灵枝当然不知道,这是纪长顾活了二十八年以来第一次饲养活物,还是这么个娇弱的小东西,大伙儿自然如临大敌。

    下午,徐管家把猫关在布置好的猫房里,带领数名佣人开始突击恶补护理猫咪知识。

    黑猫蹭完午饭就不知道跑哪里浪去了。

    沈灵枝环顾房间一眼,颇为满意,决定先睡一觉。

    晚上,纪长顾回来打开猫房,看到的就是睡得四脚朝天娇憨十足的小白猫。

    男人询问的眼神望向徐管家,后者哗啦啦地翻笔记本,“据说这种猫喜欢平躺,正常的。”

    纪长顾到小猫跟前蹲下,意外现近距离的它睡姿更可爱。

    合拢的眼睛成长长两条缝,鼻子粉嫩,小小的猫嘴儿天生微翘,自带萌萌哒笑意,脸上的猫须随着呼吸一抖一抖,像触感极好的羽毛。

    纪长顾忍不住伸手拨弄她的猫须,猫脸皱了皱,没醒?他饶有兴致,修长的手指又去轻戳她小肚子,来回抚摸,像个好奇宝宝。

    这种家里多了个小生物的感觉,于他的确新奇。

    妈啊,又袭胸!

    沈灵枝一个激灵掀开猫眼,入眼所及就是男人毫不避讳的魔爪,猫脸一热,立刻咕噜一下爬起身防备地瞪他。就算变成了猫,清白还是要捍卫的!

    然而,她自诩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落在男人眼里简直又甜又惹人怜。

    他连声音都下意识放轻,“醒了?你的新铭牌做好了。”

    旧铭牌已经烂到不能用,下午他就请人制作了一个。

    低沉轻缓的男声,简直有悖高冷总裁的人设,就连一旁的徐管家都吓了一跳。

    这些年,总裁对女人都没对这只猫温柔啊。

    眼见纪长顾要亲手帮小猫戴上铭牌,徐管家连忙道,“先生,它还没洗澡。”

    “下午怎么没洗?”

    徐管家有些羞赧,“我们没人养过猫,下午都在突击学习……听说一般猫很怕水,给它们洗澡就跟打仗似的,所以想着谨慎些好。”

    纪长顾一手抱住小猫的腹部,一手托住它下肢——他白天找下属请教了正确的抱猫姿势。

    “你忙你的,我刚好要洗澡,顺带把它洗了。”

    “先生?”

    不仅徐管家大吃一惊,就连沈灵枝也懵逼了。

    卧槽,上来就鸳鸯浴?这也太刺激了!

    眼见纪长顾抱着她就走,她急得“喵喵喵”地叫。

    徐管家吭哧吭哧地追上来,“先生,您看这猫好像知道要洗澡了,似乎在抗议呢。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我吧,万一您被挠了几爪子,破了相怎么办?”

    纪长顾不为所动,“我不至于连只猫都对付不了。”

    徐管家见他态度坚决,只能作罢。

    沈灵枝本是十分抗拒的,直到现男人进了卧室,她脑子一个激灵,这才安静下来。

    对了,他帮着洗澡,她不就可以光明正大在他房间里鬼混了吗!

    如果他是凶手,也许能在这找到什么线索!

    纪长顾察觉到怀里小猫似乎“放弃抵抗”,淡漠的眼里染上一丝笑意,指腹在她胸上揉了揉,“吱吱,一会儿你乖一点,我会奖励你。”

    沈灵枝:“……”总裁大人,可以放过我的胸吗。

    洗澡过程意外的和谐。

    纪长顾自然不可能跟一只猫洗鸳鸯浴。

    沈灵枝坐在水盆里,男人衣冠齐整,袖子微微挽起,露出线条结实的手臂,骨节分明的手指搓满泡沫,温柔有力地擦过她全身,虽然总感觉他的手法有些色情,她的屁屁和胸都被他不同程度的揉捏,但……好歹是在帮她洗澡,这事儿换成她这两只小胖爪子还真做不来。

    洗完后,她趴在他大腿上,他拿吹风机吹她的毛。

    这只猫身实在娇弱,再小的风力她也觉得强力十足,感觉自己要被吹走,她闭着猫眼,两个肉爪在空中胡乱地挣扎,终于攀到一个凸起的物什,她放松下来。

    吹风机忽然远离,她的身体被调转了方向。

    “小色猫,碰哪呢?”

    沈灵枝一愣,刚才她摸的是……难怪热热的,还有些软……

    摸上去的规格,似乎比看到的还要大啊。

    啊啊,不对,她现在怎么成名副其实的“盯裆猫”了!

    沈灵枝羞愧异常,安静如鸡。

    毛干了,纪长顾帮她戴上铭牌,收起吹风机去洗澡。

    她猫眼一亮,立刻踩着摇摇晃晃的步子跟警犬似地到处搜查,他的房间很干净,黑白灰简约色调,拿来休息的房间他似乎真的只用来休息,除了家具基本没什么东西。沈灵枝找了一圈没收获,有些丧气。

    突然,她远远看到床头柜上放了一叠纸。

    女人第六感告诉她,有情况!

    沈灵枝连忙蹬蹬蹬地来到床头柜下,左一蹦,右一跳,伸着个小短手拼命够。

    嗷,差一点,一点点!

    订好的纸张终于不负众望地掉下来。

    可恰在这时,浴室门打开,男人一袭黑色浴袍加身,擦着湿漉漉的短,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目光一顿,不动声色快步走来,在沈灵枝扑上去之前把纸捡了起来。

    “喵喵喵~”

    等等啊,让我瞄两眼!

    沈灵枝急得又开始蹦,他只是轻俯下身,指尖在她脑袋轻点一记。

    “调皮。”

    最后,沈灵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把纸拿进书房。

    她刚刚其实有看到一点。

    标题写着:沈灵枝事件调查报告。

    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为什么要调查她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