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勾缠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勾缠她半天,原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沈灵枝气闷的锤了下他的腰,“看不起我的酒量就直说,干嘛拐弯抹角!”

    她没意识到叶翩翩这个角色从没在纪长顾面前喝过酒,他又怎么知道她酒量差。

    男人颀长的身子堵在她两腿间,粗粝的大掌虚扶她细软的腰,不让她跳下桌。

    “生气了?”

    他低沉的嗓音好听得过分,手终于揉了一把被忽视的**。

    她是什么心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选在这个时候回来,无非就是为了查找企图杀她的真凶。他并不希望她接触如此险恶之事,可倘若不给她一点希望,她又要逃之夭夭。

    “如你所说,我的伤还没好,你是不是该多去我办公室给我护理护理?”

    这还差不多。

    沈灵枝抿唇偷笑,开始盘算调查大计。

    男人垂眸盯了她片刻,再次含住她白皙的耳郭,舔舐那颗瑰丽的红痣。

    第二天,沈灵枝总算意识到,他所谓的“给我护理护理”,竟是把她关在他个人休息室!

    她无比苦闷,又不敢贸然出门。

    门外就是总裁办公室,再出去,就是一大票秘书和高管。

    她这么大摇大摆出去肯定要惹非议,打听不到消息不说,恐怕还招惹事端。

    不过幸好,她听觉灵敏。

    普通人在这房间听不到的声音,她基本能听个大概。

    比如此刻,纪长顾办公室似乎来了一位亲信,义愤填膺地批判纪永良如何阴险狡诈,又把一单价值千万的合同暗中作梗破坏,一把年纪还要跟自己侄子争夺公司经营权,真是臭不要脸ba1aba1a。

    她听了半天才知道,纪永良是纪长顾的二叔。

    被自己亲人不断算计,他这个总裁可真不容易。

    接连听了几天墙角,她毫不犹豫地把纪永良划为第一嫌疑人。

    接下来就该思考对策,如何接近这位纪永良。

    沈灵枝盘腿坐在休息室床上,百般聊赖地又用计算机登了qq小号。

    那个叫“1”的初始胖企鹅头像依旧是暗着,没回复。

    右下角,“雨季缠绵”的头像跳得欢快。

    这几天余瑾之又给她了很多照片,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翻来覆去无非是纪长顾和她并排坐在车后座,纪长顾和她一起共进午餐,纪长顾和她一起逛街……

    然后她还会配上一段天真无邪的解释。

    【长顾哥哥今天胃口大增,我给他夹了很多菜,都吃了呢,看起来身体不错,嫂子就不用担心啦~】6?參柒一伍?八柒?肆參

    【长顾哥哥就在我旁边午休呢,看起来有点累,幸好我提醒他休息,嫂子快夸我~】

    【长顾哥哥陪我买了好多衣服啊,都穿不完了,嫂子我送你几件吧,不然多浪费~】

    然而沈灵枝清楚的很,最近纪氏集团和余氏有合作,她照片里所谓的吃饭坐车逛街身边都跟了一大票人,走的是商务形式,并非暧昧不清的二人世界。

    所以每次沈灵枝看到这,就跟看戏一样,不痛不痒地回了几句,然后关掉。

    啧,这女人真的无聊。

    而今天的最新一条,余瑾之来了一句,【嫂子,现在长顾哥哥很忙很忙,没办法接你电话,你别打电话过来哦~他一会儿会回给你的~】

    这话当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沈灵枝却清楚,纪长顾在开十分重要的会议时,会把手机暂时交给秘书,只有来了紧急电话才能给他递过去。所以说,这会儿余瑾之就在总裁办公室外啊。

    要不要出去吓她一把呢?

    沈灵枝贼兮兮地想。

    想归想,到底没有付诸行动,她点着脑袋打起瞌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身体忽地一下腾空,她陡然惊醒,条件反射抱住男人脖颈。

    沈灵枝一闻到熟悉醇厚的男性气息,身体就放松下来,“是你啊,开完会了?”

    她掀了下眼皮,软绵绵地靠在他胸膛上,像一只惬意慵懒的小猫。

    纪长顾亲了亲女孩的眉心,低低“嗯”了声。

    刚开完冗长的会,他就迫不及待想要抱抱这个小家伙,她的存在让他心里特别充实,像被什么填满了,满腔的暖流几乎要溢出。

    她被抱坐在他大腿上,他开始处理文件。

    沈灵枝已习以为常,轻轻打了个哈欠,蹭着他胸口继续睡。

    纪长顾啼笑皆非地看了眼女孩,犹记得第一天把她抱过来的时候,她还一脸惊悚地质问他什么疯,不怕被人看到吗。现在倒好,睡得真香。

    可是,未免也睡得太香了。

    女孩穿的是白底碎花半身裙,似乎嫌弃他大腿温度高,软弹的翘臀一直不安份地挪来挪去,裙摆翻到雪白的大腿根处,白色蕾丝内裤若隐若现,白嫩嫩的小脸不断碾着他心窝口,软绵香滑,像有一朵棉花糖要化进他心里。

    男人的眸色越暗沉,扣上钢笔笔帽,手指抚上她的脸,若有似无的摩挲。

    她似觉得痒,嘤咛了声,拂掉他的手。

    大掌恰好落在女孩饱满的胸乳上。他又如何能拒绝这“盛情邀请”,喉结一滚,手隔着文胸就开始揉捏她的奶,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额,她的眉,她的鼻,她的脸,最后沿着嘴角含住她的唇。睡着的女孩毫无防备,大舌在她唇上舔了一圈,轻而易举攻入阵地,吃着她嫩舌,汲取甜美的甘露。

    她怎么这么诱人,怎么吃都吃不够。

    大掌已不满足衣物上的抚摸,伸进女孩的白t,熟练地推高文胸,五指扣住一大团绵软,似揉捏面团般爱抚。沈灵枝感觉自己的空气好像要被吸尽,才猛然惊醒,睁眼就看到男人放大的俊颜,柔软的大舌在她口中肆意搅翻,胸也被他揉得又酥又麻。

    天啊撸,谁来告诉她生了什么,为什么这男人又兽性大?

    “唔……”

    她推了推他的胸。

    他的手转而伸入她裙底,指腹隔着内裤摁上娇嫩的花缝。

    “啊唔……”

    似有电流猛地蹿过,她忍不住弓起腰身,小手揪紧了他的马甲。

    男人明明每天都挂着张禁欲脸,此刻却用浓稠的眼神盯着她,热切地嘬着她唇舌,手更是坏心地在她细缝和肉芽之间来回研磨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