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我就知道是你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浓重眼妆,复古大红唇,一头黑色大波浪卷慵懒垂落及肩,黑色无袖礼服勾勒出女孩窈窕的身段,酥胸裹得严实,一字锁骨若隐若现,大片背部线条裸露,飘逸的缎带蝴蝶设计作为亮点点缀在后背,衬得她的肌肤越白如雪,性感又不失娇俏可爱。

    左臂上的刀痕被她额外用黑纱绑了个小结。

    眸光流转间,妖而不媚,艳而不俗,似踏着烈焰走出来的黑天鹅,性感神秘,又带着点属于女人的俏皮。

    所以,即便沈灵枝入场极为低调,还是悄悄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这其中,就包括傅景行。

    傅景行远远坐在角落沙上,修长的手指夹着高脚杯,即便是正式场合,他的打扮依旧随性,一身简单的白衬衫西裤,连领带都懒得打。手就这么懒懒搭在椅背上,不时啜两口香槟,对面的余瑾之正轻柔地跟他讲出国时的趣事,他没什么兴趣听,眼睛就这么落在远处那抹黑色俏丽的身影上,颇带玩味。

    他今天是临时被拉过来做余瑾之男伴的。

    对于这种虚伪客套的场合,他向来毫无兴趣,只是忽然间想到上次躲在纪长顾怀里迟迟没回头也没吭声的女人,他心里陡然涌出那么两分兴趣,想看看那个放荡又娇羞的嫂子到底长什么样,所以他就来了。

    结果啊,到现场才知道,今天纪长顾不来。

    本以为见不到那个小**了,没想到,啧。

    傅景行漫不经心地眯起眼,那个黑裙女人一进来,会场纪家的保镖就多了一倍,除了那位嫂子,还有哪个女人能让纪长顾这么上心。

    更有趣的是,她的目标似乎是纪长顾的死对头,纪永良?

    沈灵枝没来过这种场合,先喝了两口香槟压压惊,才暗暗观察四周。

    所幸这些天她都待在纪长顾休息室,所以,没几个人认得她。

    她在网上查过纪永良的照片,本人并不难找,他穿着浅灰色西装,举着香槟,像一朵交际花穿梭在宾朋中,脸上始终带着亲切友好的,不,是资本主义家的微笑,仿佛候选市长在征求选民投票一般。真人比照片精神些,眉眼轮廓间依稀能辨出,这位福憨厚的中年男人年轻时应该也是小帅哥一枚。

    笑面虎。

    这是沈灵枝对他的第一印象。

    她举着香槟,不动声色靠近纪永良斜后方,他一转身,恰好撞到她受伤的手臂,她惊呼一声,香槟撒了些出来,碰瓷动作非常之自然,她捂着手臂微微皱眉。

    “抱歉,没事吧小姐?”

    众目睽睽之下,纪永良一脸关切,伸手搀住她。

    沈灵枝没错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

    哈,有戏。

    她矫揉做作地掐着嗓子,“还好,只是有点疼。”

    “我叫人给你看看?”

    “先生您太客气了,只是撞了一下。如果您是在过意不去,就邀请我跳支舞吧。”

    纪永良是何等精明,一下子读出女子隐秘的亲近之意。

    目光掠过她艳丽的妆容,窈窕婀娜的身姿,眼底一暗,心里笑了声。

    拙劣的手段,有意思。

    沈灵枝被带到舞池,跟随男子跳起华尔兹。

    幸亏大一时期学校强制让大家学习了交际舞,让她此刻不至于出丑。

    纪永良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身世风度,眼睛平视,手也十分规矩虚搁在她腰上。

    交谈的时候,也是风度翩翩。

    实在无法想象,这男人有可能是罪行累累的幕后真凶。

    他见到她的脸时,神情没有一丝异样。

    但谁又知道是不是做戏呢。

    她已经想好了,今晚她就缠着他,假意喝醉,让他带她回住所,在她了解他屋内布局以及佣人作息之后,改天再化形成猫潜入调差。

    舞池中,男人女人翩翩起舞。

    傅景行举起手机,对着某一对摁了连拍功能,瞬间捕获了数张高清照片。

    啧,该挑哪一张给纪总呢,顺便赠顶定制版的绿帽。

    男人左脸颊浮现愉快的小酒窝,长指一张张划过手机屏幕。

    蓦地,指尖一顿,把照片迅放大。

    女子线条优美的后背,赫然有一道八公分的伤疤,与肩膀呈45度划过左蝴蝶骨。

    跟那晚春梦里的枝枝……一模一样。

    他呼吸一重,倏然攥紧手机。

    沈灵枝香槟喝多了,下了舞池直奔洗手间。

    在回会场的路上,忽地被一只手拉进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门砰地紧闭。

    她吓得急忙要惊呼,一个高大的身影单手撑在她脸边,呼吸拂过她顶,懒洋洋道,“嫂子,别来无恙啊。”

    傅景行!

    他怎么在这里?他逮她干什么?难道他现什么了?

    不会的,不可能,别自己吓自己。

    她紧贴着门,强壮镇定,“原来是长顾的弟弟啊,有什么事吗。”

    空气沉寂片刻。

    男人忽地俯身紧紧抱住她。

    沈灵枝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推他,“傅先生,你干什么!我是你哥的女朋友!”

    “嫂子,我失恋了,你是不是该安慰一下小叔子?”

    “傅景行,你特么有病啊!”

    他的道德底线简直要刷新她三观!

    “那亲一下?”

    “信不信我送你上天!”

    最后一句,两人竟异口同声,沈灵枝意识到什么,猛地一噎,

    啪,灯忽地开了。

    骤亮的灯光刺地她闭上眼,在睁开时,对上一双黑润清澈的眸。

    定定的,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他明明逆着光,眼底闪烁的星光却那般璀璨。

    傅景行轻启红唇,一字一句,如审判者的语气,“沈灵枝,我就知道是你。”

    她狠狠一愣,浑身血液逆流。

    “你在说什么?我叫叶翩翩。”

    “别挣扎了沈灵枝,你连我们分手时的台词都说得一字不差。”

    “那是巧合!”她有些慌。

    可不就是一模一样,刚才那种情况她哪里知道他在给她下套。

    “不仅如此,还有你的脸,你的声音,你叫我名字的语气……”他低着声音,呼吸越来越近,在他的唇即将贴上她的,沈灵枝急忙别过头,唇落在她脸颊上,很软。

    “傅景行,我有男朋友。”严格来说是炮友。

    “你有男朋友,还跟我上床?”傅景行双手转过她的脸,眼神烧着她,像是要戳出一个洞,“你背上的疤,抱你干你的感觉,你的叫声,你**的表情,我他妈都记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