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占有欲变态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隔天,一个爆炸新闻在警局内炸开。

    昨天半夜,一名嫌疑犯在试图逃跑时被开枪击毙,尸不翼而飞。

    可那位所谓的嫌疑犯早已洗清嫌疑,根本没必要跑。

    动手开枪的刑警很可疑,那人却已下落不明。

    上头迅下达指示,全力追查那位刑警的”下落。

    纪氏集团。

    “傅先生,纪总吩咐了这会儿谁也不见,请您不要乱闯!

    女秘书蹬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跟在傅景行身后,却在短短两秒内就被男人甩开,他用力推开总裁办公室大门,实木板撞在墙上,出震天巨响。

    “抱歉纪总”

    女秘书连连道歉。

    办公桌后的男人抬眼,微微颔,示意人可见,女秘书这才连忙带上门。

    纪长顾依旧是一身笔挺低调的黑西装,面容冷肃,目光沉静,桌上摊放着合同书,左手边搁着一大摞高高文件,还有一小叠矮的,显然一上午的时间,这位总裁大人已经高效率地完成不少工作。

    傅景行面露讥诮,“纪总,我还真是小看你了,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办公。”

    纪长顾面无表情盯着合同,“不然?”

    傅景行忍无可忍,上前揪住纪长顾衣领,挥手狠狠- -拳。

    他没有躲,文件哗啦散落一地。

    傅景行双手攥拳,红着眼笑了,“纪总果然是干大事的人,她死了,你他妈连个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派人杀了她”

    纪长顾倏然逼近傅景行的脸,一字一句,“她没死。”

    “人在你那?”

    傅景行心跳陡然加。

    事实上,他就是不相信沈灵枝就这么死了,不管是理智上还是情感上。更何况,现场只有猫的血。他是来套话的。

    “没有。”

    一句话又让傅景行的心沉入谷底。

    “没有你又他妈知道她还活着!”

    “她不可能死。”

    嗓音极沉,压抑。

    男人黑眸里的平静终于分崩离析,仿佛伫立悬崖却又不肯回望深渊,透着执着的疯狂。

    她怎么会死?昨天凌晨她还好好的,碎尸案都没能夺走她的命,她怎么可能死。

    傅景行沉默了五秒。

    这个男人就连悲伤也看起来与平常无异,他分不清这到底是演戏还是真情流露。

    “纪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阴暗变态的占有欲,得不到的,用尽任何手段也争取不到的,你会直接毁灭。我听说你小时候,破坏了很多东西。”得不到的玩具,摔烂,得不到的食物,扔掉,得不到的衣服,剪碎林林总总,都是从他身边的老佣人打听到的。

    纪长顾,可不就是一个占有欲爆棚的变态。

    在亲眼目睹他和枝枝**后,心生妒意毁了枝枝,完全有可能。

    否则,他怎么会让枝枝继续囚禁在监牢里。

    纪长顾神色不变,“你又如何?喜欢的东西,都恨不得拿来做研究实验。”

    “起码我他妈不会杀人!”

    傅景行心态有些崩了,一路上他不停地做心理暗示,现场没有枝枝的血,她不可能会死。可是,现场的搏斗痕迹,弹壳,无一不在彰显昨晚的激烈斗争。从纪长顾嘴里又挖不出任何答案。

    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不顾阻拦留在房间陪她。

    她那么娇嫩,他都生怕一用力把她身体折断了,她怎么承受得住成年男人的攻击?

    傅景行胸口神经一抽一抽地疼,好不容易拼凑起的心好像又要裂了。

    心中郁气无处可,他粗暴地扯开_上衣两颗纽扣,骨关节攥得嘎吱响,“纪长顾,是男人就别躲。”要不是他这个变态,枝枝早就出来了!

    纪长顾当真没躲,也没还击。

    女秘书在门外很不安,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碎响,急忙推开门。

    大伙儿心目中高冷沉稳的纪总歪坐在沙.上,衣衫拧巴,嘴角青,双手扎到花瓶碎片,鲜血顺着修长指尖蜿蜒滚落。

    女秘书暗叫一声天啊,手忙脚乱地叫人赶紧送纪总去医院。

    纪长顾起身前,对傅景行淡淡丢了一句,“我没派人杀她。”他怎么可能,怎么舍得。

    傅景行心里的郁气没有消散多少,随手翻起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

    新的,一个字没动过。

    原来高高的那一摞才是纪长顾没动过的文件。

    楼下。

    车子还未动,纪长顾启唇嘱咐秘书,“对外传出我住院的消息。”

    女秘书惊愕地睁大眼,这个伤不至于住院吧!就算住院,平常纪总不都是尽可能保密,不让纪总的二叔抓到任何可能罢免他职位的把柄吗。

    “你对我的指令有意见?”

    “没有。”

    女秘书哪敢忤逆他,立刻着手办此事。

    很快,新闻放出纪氏集团总裁重病住院的消息。

    男人缓缓闭上眼,掌心摁向胸口。

    记不清这里有没有被傅景行打伤,莫名的,疼得厉害,比两个月前更甚。

    如果她还活着,对他有那么一点心,她会过来看他的。

    会吧。

    然而,一个多星期过去。

    除了在郊外河里捞到刑警的尸体,沈灵枝像彻底蒸在这个世界,毫无音讯。

    市人民医院,vip病房。

    沈灵枝一直是半昏半醒的状态,偶尔好像听到几声软软的猫;叫。

    等到她完全清醒,距离中弹已经过去一周。

    房间是静谧的白,纯白的窗纱静静垂落,阳光跳跃在睫毛间,她轻扇了几下睫毛,听着耳边细微的仪器运作声响,慢慢意识到这是医院。

    “醒了?”

    熟悉温和的男声从另一侧传来。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高大男子立在床侧,宽肩背挺,玉树临风,光是气质就给人一种温暖可靠的依赖感,脸棱角分明,属于沉稳的帅气,高挺的鼻梁架着细细的金框眼镜,嘴角总噙着若有似无的笑,透着恰到好处的亲和力。

    这样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外科医生,是她认识的程让大哥没错了。

    “……”

    沈灵枝刚想打招呼,现胸口疼得厉害。

    程让按住她手,“不要急着说话,好好休养。你运气不错,子弹差一点打到心脏,如果再偏离两公分,情况就很危急了。”

    男人的手干净修长,指尖微凉,似刚用过消毒液。

    沈灵枝大拇指弯曲点了两下,表示感谢。

    程让一如她记忆里一般,是个善良可靠的白衣天使,她想他应该有很多疑问,但他一个字都没问,到了时间就过来给她换输液瓶。

    又过了五天,沈灵枝才勉强能开口说话。

    程让却少见地拧起眉,“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很乐观,已经连续12天给你加输营养液,可你身体的营养依旧跟不上。”

    沈灵枝眉心一跳,难道是因为中弹流失了体内大量的阳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