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令人窒息的操作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门是虚掩的,她探入一个猫头。

    猫的视力在夜间是相当敏锐的,她毫无障碍地看清房间里的布置,不由地一愣。

    床褥铺得齐整,还是她原来使用的小碎花图案,床边摆着她的拖鞋;书桌上摆放几本课外书籍,那是她闲暇时来打时间的读物:柜陈列大大小小她和哥哥的合照,吵架后,她负气把合照正面盖在桌面,现在竞又重新立起:还有她的手工模型,沙抱枕,水杯,都被妥妥当当地收进她房里。

    她注意到地板纤尘不染,就连床头的花瓶也折射干净莹润的光。

    显然有人经常打扫。

    明明,她已经离开两年多了。

    书柜玻璃门倒映出男人挺拔的背影,他推开窗,沁凉的晚风争相扑向她毛,吹散空气里的沉闷,她的心陡然一酸,更沉更闷。

    也许是因为打小失去双亲,她心里总缺乏某种安全感,睡觉的时候喜欢关门关窗,把被子捂过脑袋,只露出半张脸和鼻子。

    哥哥从没说过她什么,却经常在她睡着时起来帮她开窗,给房间透气。

    她也是某次在半夜醒来才现。

    后来,为了不让哥哥那么辛苦,她开始有意识地开窗睡觉,哥哥也渐渐不再半夜过来给她开窗。

    不曾想,到了今天,他还记得。

    哥哥还是她的好哥哥,从没有忘记她。

    这样的他,怎么可能对她下毒手?沈望白独自在窗前站了一会儿,就回房睡觉了。

    隔日,沈灵枝醒来,已经是八点半。

    沈望白六点起床,短短两个半钟,他已经完成晨练,买菜,吃饭,清扫家里等一系列事宜,这会儿就在她旁边正襟危坐,不时看手机和墙上挂钟。

    这架势,似乎在等人。

    对比下来,她好懒啊啊啊。

    满满的一盆猫粮已经在桌脚下倒好,她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慢吞吞地踱过去吃饭。

    她不知道自己这不情不愿的小模样很像挑食的沈灵枝。

    男人惯性凌厉的眼神落在小猫软乎的背影上,眉峰一松,像削掉了棱角的刀。

    他在这里已坐了十五分钟,明明是使用多年的沙,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现在,他好像知道了。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沈望白起身往房里走去,沈灵枝一边嘎吱嘎吱嚼着猫粮,一边好奇地眨巴着猫眼,不多时,就见男人手中多了一个相框,在dvd架子上郑重其事地摆好。

    他侧脸线条帅气冷酷,睫毛弧度异常柔软。

    她心里猛一颤。

    是她和哥哥的合照。

    过了一会儿,门铃声响起,沈望白去开门。

    她竖起耳朵,从他们的交谈中听到“租房”“面试”几个关键字眼。

    哥哥找了新租客?十分钟内,屋子里66续续进来三名年轻男子。

    一名是在校大学生,青春阳光,一名是理工宅男,鼻子上架着大大的黑框眼镜,一名是刚在附近找到新工作的工薪族,打扮偏成熟。

    显然,沈望白要在他们之中甄选一位既能照顾猫又能让猫接受的租客。

    沈灵枝仿佛接到神圣的指令,迈起小碎步在他们之间徘徊。

    唔,这三人她都印象一般,而且都有照顾猫的丰富经验,如果非得选一个,那还是在校大学生吧,年轻人之间比较没代沟。

    就在这时,门铃又响了。

    沈望白去开门,对方干净清润的嗓音徐徐晌起,“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

    擦,这声音!!沈灵枝浑身一震,猫毛一点点竖起——被吓的。

    只见那人迈着大长腿坐在沙边上,身姿修长,罕见地穿了白衬衫,左脸小酒窝若隐若现,清俊的面庞在其他三名男子的衬托下越熠熠生辉。

    对比他们的拘谨,他的坐姿可谓是相当随意,长手长脚任性舒展,随随便便自成一幅画报,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模特。

    卧槽,真是傅景行那货!他怎么也跑来凑热闹,好好住在那套高级公寓不好吗!非要学古代的皇太子体验什么民间疾苦!沈灵枝脑子乱哄哄一片。

    她有种不妙的预感,有傅景行在的地方,她的日子绝对不安生。

    “喵!”她的身子陡然腾空,被傅景行抱在怀里。

    其余三人目瞪口呆状:“……”

    刚才小白猫避着他们的手,他们就没好意思强抱,怎么这小白脸一来就直接上手了!

    “吱吱,我们又见面了。”

    其余三人:“……”

    又?特么居然是老相识?沈望白眉头微不可察一拧,“枝枝?”声音极低,震得周边空气仿佛都在躁动,她恍惚间以为哥哥在唤她,软软地喵了声。

    其余三人:“……”

    完了完了,猫还会回应,敢情不是普通的老相识啊!“之前它脖子上挂了铭牌,口字旁的吱。”

    傅景行完全不给其他人插话的机会,一鼓作气道,“我养过它一段时间,它很乖,也很黏我,我们彼此相处融洽,是亲密无间的伙伴……”呸!谁黏他,谁跟他融洽,谁跟他亲密无间!沈灵枝一口咬住他手指,用力之大,毛茸茸的小尾巴被她甩得一扭一扭。

    傅景行额角青筋一跳,左脸露出迷人小酒窝,“抱歉,它年纪小,爱磨牙。”

    大掌一边撸着她的毛,一边不动声色从口袋里喷了什么在手心,凑到她鼻子前。

    一股陌生的香气涌入鼻息,她忽然像失去所有的力气瘫在他身上,嘴也不得已松开。

    这该死的混蛋,给她闻了什么新型迷药!于是,在其他三人眼里,刚才还对他们万分警惕的小猫软绵绵地躺在傅景行怀里(其实是无力抵抗),圆胖的脑袋撒娇似地蹭他大腿(其实是想咬一口报仇),一双猫瞳情意绵绵地与男子深情对望(其实是想用眼神杀死他)。

    他们深感竞争无望,终于心灰意冷离开,顺便在心里把无辜的沈望白骂了个遍——这人有病!既然打算开后门,还瞎折腾他们做什么,社会社会!沈望白莫名躺枪。

    傅景行理所当然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沈家的唯一租客。

    这波操作简直令她窒息。

    哥,你要擦亮你的眼睛,这货不是你想象中的持家好男人,他会把家里弄成一团糟的嗷嗷嗷!可惜,沈望白一双狼眼在此刻完全不起作用,傅景行还是住了下来。

    甚至在傅景行入住不到一个小时内,他因为要出使任务匆匆出门。

    偌大的屋子,只剩下她和那货。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沈灵枝决定做一只佛系喵,默默去趴沙,对某个让她暴躁的男人视而不见。

    结果,她坚持不到五分钟就崩盘了。

    傅景行不去收拾行李,居然直接在客厅开始地毯式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