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各怀鬼胎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住手!别到阳台上摸她哥的内裤,你这样很像gay佬你造吗!住手!别去洗手间闻她哥的牙刷,你真的很像变态你造吗!住手!别翻她哥儿童时期看的奥特曼碟片!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我哥了!更可气的是,明明在旁人做来相当猥琐的动作,他却优雅得仿佛在钻研什么正经科学实验,如果此刻有笔和纸,她丝毫不怀疑他下一步就是刷拉拉书写研究报告。

    傅景行最终拿起dvd架子上的合照。

    垂眸,神情晦暗不明。

    他盯了很久,久到沈灵枝急忙去咬他裤腿,生怕他一个手抖或心情欠佳直接把照片砸了。

    半晌,他冷不丁炸出一句,“沈灵枝,我知道你没死,你他妈到底躲哪了!”语不惊人死不休。

    像从后槽牙里磨出来的。

    “……!!!”小猫吓得嘴巴一松,反作用力让她咕噜噜滚了一米远。

    所以,这货突然搬来这,是专程来找她的?!他刚才福尔摩斯附体是想找到她在这居住的痕迹?!傅景行的确是来找她的。

    甚至已经决定好了见她第一面教训她的姿势。

    他气她明明活着却躲躲藏藏让他白伤心,气她见了纪长顾却连一条活着的消息都吝啬带给他,气她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如果不是他去了趟纪氏集团,无意中听秘书们谈论她的事,他恐怕永远都被蒙在鼓里!没心没肺的女人。

    傅景行摸到她房间,里头生活气息浓郁,他咬牙切齿,越肯定这段时间沈灵枝一定躲在这儿,也更加坚定要讨好未来大舅子的决心。

    可傅景行几乎没讨好过人。

    尤其是男人。

    所以,当晚沈望白回来,傅景行扬起极具欺骗性的微笑给男人递外卖。

    沈望白:“谢谢,我吃过了。”

    给他泡咖啡。

    沈望白:“我不喝咖啡。”给他按摩。

    沈望白:“我按过了。”傅景行干脆改成送礼,礼盒一打开,里面放着一打崭新的子弹内裤。

    他沾沾自喜,这下总不能说“我不穿内裤”了吧。

    他完全没现一人一猫的表情相当古怪,尤其是猫。

    沈灵枝的内心是拒绝的。

    天啊,这货是打算要出柜吗!她哥可是钢铁直男啊啊啊!果然,沈望白眸光冷厉复杂地瞥了他一眼,半晌才沉沉道,“我不穿这种。”操。

    傅景行这会儿就算再迟钝也感受到沈望白隐隐的敌意。

    可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哪里得罪了大舅子。

    隔天晚上,门铃响起,当他再想献殷勤时,门后站着却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帅气男子,手里还牵着个漂亮俊秀的小娃娃。

    程让和北北来了。

    沈望白因为去外地执行任务两天不回家。

    双方客气地自我介绍完,程让表明来意,是带着外甥来看猫的。

    得知傅景行是高校硕士生,程让状似无意地提了下北北九月份要上小学一年级,正打算找家教补补课,提早适应状态。

    傅景行暗自琢磨。

    既然这小不点是枝枝的哥哥的朋友的姐姐的儿子,他就勉为其难帮一下好了。

    正好他不知道怎么讨好大舅子。

    曲线救国,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于是,两个心怀鬼胎的男人愉快地达成了协议,北北每晚过来让傅景行补课。

    而被程让抱在怀里捋毛的沈灵枝猛打了个寒颤。

    程让温柔地亲了亲她毛茸茸的后颈,掌心完整地盖住她的胸和肚子,“怎么了,冷?”沈灵枝:“……”不冷不冷嗷,只求你别摸了!接下来,沈灵枝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北北的到来。

    这位萌萌哒小正太每次一来,准会带一大袋零食投喂她,那天使般的笑容和甜甜的小奶音,简直不要太治愈。

    当然……如果程大哥不来就更好了。

    程让说是不放心晚上外甥一个人,干脆就在这等着北北补完课。

    而在北北补课间隙,程让就自觉抱起小猫,喂她零食。

    他眼睛专注地凝视怀里的小毛团,投食的动作缓慢而温柔,指腹不时帮她擦去嘴边的碎屑。

    不止沈灵枝被喂得浑身酥软,就连傅景行也看得起了一身鸡皮。

    这程医生是不是兼职兽医?喂只猫也能腻歪成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得这画面在污染他眼球。

    甚至有种上当的感觉。

    莫名不爽;就这样看似太平地过了一星期,北北对这里熟络起来,休息的时候会自己爬到沙上看会儿卡通片,有时还会去放以前的dvd动画。

    这一天,他突然现了什么,指着dvd架子某一处兴奋地蹦。

    “小·舅舅,小·舅舅,那个,那个……”程让没来得及动,傅景行顺手把放在高处的合照递给他,“怎么,你认识?”北北眨巴眨巴地盯着照片,指着上面笑靥如花的女孩,扬起小脑袋,像炫耀似地无比骄傲道,“傅老师你看,这是北北的小舅妈!漂亮吧!”沈灵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

    傅景行脸色一黑,揉了揉小鬼头的脑袋,皮笑肉不笑,“你一定是认错了。”北北摇摇头,小脸一正,难得正儿八经,“北北没认错,妈妈给北北看了很多小舅妈的照片,舅舅房间里也很多,妈妈还说,小舅舅可喜欢小舅妈了,以后一定会结婚,生两个像我一样可爱的宝宝。

    小舅舅,北北说的对吧?”沈灵枝的脸轰地一下烧红了。

    什么什么情况……程大哥的姐姐都知道她?连生几个都计划好了?!程让的视线若有似无飘过怀里体温飙升的小猫,以及目光沉沉面色极度不善的某人,镜片后的黑眸划过一丝笑意,声音温和,“北北,你弄错了。”

    ‘啊?’’

    “结婚后你才能叫小舅妈,现在,我们还没结婚。”

    操,哪里冒出来的不要脸的臭男人!

    你算哪根葱,枝枝什么时候答应跟你结婚了!

    那是他的女人!

    傅景行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怒极反笑,“北北,你真的弄错了,其实照片里的小姐姐早已经……”狗带了!

    让你小舅舅死了这条心吧!

    然而话未说完,程让突然打断,“傅老师,孩子还小,希望老师斟酌一下措辞。”

    到嘴边的话就这么梗在喉咙,不上不下。

    程让重新望回小正太,“北北,你未来的小舅妈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

    “那小舅妈还会回来的,对不对?”

    北北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脸懵懂。

    程让揉了揉他头,“嗯。”

    嗯,嗯你个头啊!这是**裸的欺骗!

    谁特么是你小舅妈!

    短短十分钟,傅景行感觉自己像吞了十吨的炸药,偏偏他还不能拿这俩人怎么办,不然大舅子那边不好交

    代。

    操,呕死他了!

    送走一大一小,傅景行顶着冲天怒火回房。

    沈灵枝在原地懵,一抬头,现客厅纱窗外坐着威风凛凛的黑猫,身形鬼魅,幽深的蓝眸正无声望着

    她。

    她突然有点毛,它……什么时候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