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相处异常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好奇怪啊程让,唔……”他倏然低头压上她的唇,温柔地嘬了几口唇面,随即舌尖探入女孩的檀口,热切而有力地搅动。

    舌与舌触碰的刹那,沈灵枝明显吓到了,身体震了震,垂在身侧的双手抵在男人胸口,做出抗拒的动作。

    若是今天之前,程让一定会强迫自己停下,尊重她的意愿。

    可是此刻,他没办法停。

    她的亲近就像藤蔓软软缠住他神经,挣不开,动不得,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本能。

    天知道,他肖想这一刻已经很久很久,就算不是出自她的真心实意,他也甘之如饴。

    程让的手从女孩脸颊游弋到她脑后,微微使力,俩人的唇更加密实交缠。

    她的唇又软又甜,像融化的蜜糖。

    他情不自禁吃得更深,仔细而缱绻地吞吃她的津液。

    “唔……唔……”怀里的女孩却挣扎得更厉害。

    程让心里一沉,不得不松开她,温润的黑眸定定凝视她的表情,“怎么了?”声音是温柔的,背脊却因紧张而僵硬。

    他相信宋连熙的能力,枝枝不可能才被催眠一天就清醒。

    但他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高高悬起。

    沈灵枝的手还揪着他过分干净的白大褂,那般纯洁的颜色,因为她的抓痕染上暖昧的欲。

    她在他胸口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唇被他吮得娇艳,喘了好几口气才闷闷地道,“我没刷牙……”程让紧绷的背脊一松,哑然失笑,“我不介意。”

    她迷茫地眨了眨眼,很是吃惊。

    他低着头,男人淡色性感的唇近在咫尺,水光潋滟。

    沈灵枝一下子想到刚才被他搂着色气深吻,脸上一烫,急忙别开视线。

    他今天真的是怪怪的,在她记忆里,他的吻都是点到即止,克制有礼。

    因为他有完美主义,所以她都会配合他,在接吻前口腔保持清洁,接吻时不出声音。

    可是刚才,这两个他不能忍受的点竟然全都他亲手打破了。

    他不仅亲得水声潺潺,还明知她没清洁口腔的情况下对她唇舌各种舔舐扫荡。

    难道是因为她进了医院,他为她破例克服一次心理障碍?

    “我到底怎么了,怎么在医院?”

    “你的老毛病犯了。”

    所谓老毛病,是她化形时会出现的短暂昏迷症状。

    大约四个月前,她在租房遭遇袭击死亡,借尸还魂在一只折耳猫身上,每次身体难受时会化形成人,需要口服或内射精液才能好转。

    她当时不知道自己身体怎么了,只能去找身为医生的程让,请求他帮忙治疗。

    程让收留了她,日久生情,他们成为男女朋友。

    后来,她哥来程让家做客,无意中现猫形态的她,认出是妹妹租房里出走的猫,把她带回家。

    哥哥身份敏感,她的存在又太过诡异,为确保他能平步青云,她一直没有透露自己身份。

    目前,她就寄住在沈家,只有程让上门做客他们才有相处时间。

    沈灵枝“啊”了声,“你不用特地送我来医院的,我晕一会儿就会醒。”

    “你这次晕得有点久,我很担心。”

    沈灵枝从昨天做完催眠,的确睡了很久。

    “我没事的啊,你看……”她跳下床蹦啊蹦,结果蹦没几下就被他搂入怀里。

    “好,我知道你没事了,现在吃点东西?”沈灵枝点点头,她快饿死了。

    程让准备的饭菜十分丰盛,营养均衡,色香味俱全,偏偏……有她讨厌的芹菜,他还一个劲儿地往她碗里夹…她挑着里面的瘦肉片吃,挑完了,瞄了他一眼,两眼,夹起芹菜深吸一口气,英勇就义般一口闷,瞬间皱成苦瓜脸。

    程让立刻注意到她异常,“不喜欢吃?”

    他知道她挑食,但因为跟她独处吃饭时间不多,他并不太清楚她全部的挑食菜单。

    程让略微懊恼,从她碗里夹走芹菜,一转眼就帮她扫荡了大半。

    她愣愣地盯着他瞧。

    他一顿,“怎么了?”

    “没……就是……”她踌躇了下,“你以前不是说不允许我挑食吗。”

    程让眉头一拧,他什么时候说过。

    “我不会强迫你吃,但为了身体健康,还是希望你能适当吃一点,好吗。”

    她最没办法拒绝这种语气。

    沈灵枝一边无比痛苦嘎吱嘎吱地嚼着芹菜,一边观察身边温润如玉的男子。

    怎么一觉醒来,感觉他哪儿哪儿都变了?在程让的坚持下,沈灵枝在医院多住了三天。

    而这几天,沈望白手术成功,同时度过危险期,转入普通病房。

    确认沈望白的伤情好转后,程让这才对她提起她哥,“枝枝,你哥在执行任务中意外受伤,现在就在病房躺着,你要不要去看看?”沈灵枝一听到哥哥受伤,先是有些紧张,随后冷静下来,摇摇头。

    “我哥那里应该有很多他的亲朋好友去探望,他女朋友也在照顾他吧,我去了也做不了什么,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她的紧张,仅仅因为沈望白是她唯一的亲人。

    没有隐秘的感情,没有炙热的火花。

    她不再因为她的哥哥而疯狂,只剩理智和亲情。

    程让垂眸,“真的不去?””嗯。”

    沈灵枝正式出院。

    沈望白因为还在住院,程让就把她带回了自己公寓。

    程让还得回去继续治疗恐袭伤患,等他得到休息时间,已经又是三天后。

    北北已经被程让的姐姐接回家,公寓空荡荡一片。

    沈灵枝每天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顺便经营了一个淘宝店,远程帮买家查杀电脑病毒,重装系统,修复bug等各种问题,赚点零花钱。

    程让休息的那天,大清早就看见她在房间里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

    忙碌的这三天,他都很晚回来,只来得及跟她说晚安。

    她既没有半点小抱怨,也没有任何撒娇,跟他说了句辛苦晚安就安安心心睡了。

    让他有一种不被需要的感觉。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吃饭的时候想跟她聊几句,她却非常安静,看他的眼神也有些疑惑。

    “枝枝,你想说什么?”沈灵枝吞下最后一口吐司才道,“你不是不喜欢在吃饭肘候说话吗?”程让:“……”

    他什么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出现这种类型的对话,他总算意识到这不是枝枝的问题,是宋连熙。

    他回房给宋连熙打了个电话,那边好一会儿才接起。

    “啧,这么早打来,不是小两口不合就是性生活不和谐,说吧,是哪个?”

    “宋连熙,你给她到底改写了什么记忆?”程让的语气还是平缓温和的,宋连熙却从那“到底”两个字嗅出了火药昧。

    他一愣,乐了,“啧啧,怎么了这是,人家姑娘受不了你那臭脾气,要跟你分手了?”

    “宋连熙……”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嘛!是你让我在她记忆里改写成你是她男朋友,但要想一段记忆被她本人信服,总要有头有尾吧,难道一觉醒来就在一起海誓山盟你侬我侬了?”

    程让声音有几分僵硬,“这不是她。”

    太过完美体贴,她反问的每一句话看似是为他着想,却在亲昵中透着疏离。

    当他指出枝枝不对劲的几个点时,宋连熙却比他更惊讶,“有什么不对吗?像你这种完美主义又从没交过女朋友的,接吻不是干干净净纯洁无比的唇贴唇吗?看到有人挑食不该语重心长教导对方挑食对身体不好吗?你不是一向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吗?你不是很讨厌跟人腻腻歪歪的吗?要让人家姑娘忍受你的完美主义,肯定要让她对你贴心一点啊!不然日后相处起来肯定一堆问题!我这可都是为你量身订造的!”

    程让拧眉,“我不是你口中说的那种类型。”

    他是完美主义,但那是对自己的苛求,不是对她。

    宋连熙怪叫一声,“什么叫不是那种类型,你对我就是这样的好吗!我跟我女朋友舌吻,你敢说你那不是辣眼睛的表情!我不喜欢吃蔬菜,你跟我吃饭偏要点一堆蔬菜!我才抗议几句,你就扔来一句食不言寝不语!我跟我女朋友多打几通电话腻歪了下,你就扔下我走了!我可都是依据我对你的印象给你女朋友灌输你言行的!”

    好委屈啊,那都是他悲惨的血泪史啊!他特么容易么他!

    空气静默一秒,两秒。

    程让面无表情地掐断电话。

    所以,搞了半天,他现在是在跟装了宋连熙精神世界的枝枝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