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猫奴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松软白毛,小短腿,胖乎乎的脑袋外加一对耷拉的猫耳——她又变回了猫。

    她瘫着四肢躺在床上,瞳孔涣散,还没从刚才的梦境回神。

    太真实了,像曾经生过一样。

    其实在跟程让交往时,她梦里也曾出现过零碎片段,有程让的,傅景行的,还有……傅景行的哥哥纪长顾。梦境揪心又狗血,像一部荒诞的连续剧,弄得她每次做完这种梦都对程让愧疚异常,不仅意淫程让伤害她,还顺带意淫了她跟另外两个不熟的男人情爱纠葛,简直太没节操。诗雨团队金鱼酱独家整理

    早餐时间,湘姨没来,是谢暮把她抱到餐桌上。

    沈灵枝其实还挺担心自己这副样子吓到人,没想到一个两个都淡定得很。

    谢家不愧是道士家族,心理素质杠杠的。

    谢暮还吐槽她,“脸这么圆,身子这么瘦,再不多吃点你的头就要掉了。”

    然后夹来比她猫脸大三倍的煎蛋。

    她一边啃,一边喝粥。

    谢暮目不转睛盯着她舔米汤的舌尖,又红又嫩,像吮着他的浊白。他喉结一滚,心尖像被她舔了似的,酥麻酥麻的痒。

    突然后悔昨晚射太多,让她这么快变成猫。

    她的唇那么软,**那么嫩,**那么娇,仿佛入口即化,恨不得**上三天三夜。

    沈灵枝被盯得头皮麻。

    可当她抬头看向谢暮,后者优雅闲适地喝着粥,瞧也没瞧她一眼。

    完了,难不成她跟梦里的自己一样,喜欢自作多情?

    沈灵枝如今成了猫,压根无法照顾谢暮。

    然而谢家人并没派其他人来顶替,倒是谢暮把她抱到他腿上,自推轮椅去了书房。

    一人一猫看书,各自安好。他浏览他以前的读书笔记,她则是翻看漫画。

    也许是夜里的梦太长,她感到疲惫,什么书籍也看不进。

    她不至于混淆现实与梦境,只是因为那个梦,她的心情到现在也愉快不起来。

    沈灵枝干脆跳下桌子,自己去外面透气。

    仗着自己小只,她光明正大地踱去了其他四合院,这座宅子一如她小时候的记忆,大得找不着北。所以很不幸的,她又华丽丽地迷路了。

    偏偏她这只当猫的还没法问路!

    所幸她耳朵尖,听不到远处隐隐飘来熟悉的旋律,立刻开心地循了过去。

    是6少凡的早期主打歌《暮光》!

    以前她送给谢暮的礼物。

    然而等沈灵枝摸到声音来源,有些懵,这个地方……不是谢暮的四合院。

    房门虚掩,她敲咪咪地探入一个头。

    一名男子趴睡在桌面,一双大长腿随意舒展,桌子搁着正播放音乐的手机。

    他半张脸掩在臂弯,浓睫安静,柔软的深棕色梢落在他眼皮,微风从门口漏入,分割出点点碎芒,略深的眼窝线条勾勒出独有的韵味。

    仅仅是半张脸,她也能一眼辨出。

    6少凡!

    他怎么会在谢家?

    自从见识了6少凡的人品,沈灵枝就把人和歌分开了,不粉他的人,只听他的歌。

    6少凡新歌布在即,居然出现在谢家!

    会不会在这里提前放新歌啊!

    她越想越激动,缩着爪子乖乖在门口蹲着,早上的烦闷瞬间抛至九霄云外。

    他的音乐着实有魔力,能让她暂时忘却所有的不快,释放压力。

    6少凡醒了。

    这个姿势睡得他无比难受,他起身动了动筋骨。

    不经意间,循着两指长的门隙,一只白白小小的折耳猫映入他眼帘。

    他的动作忽地一滞。

    折耳猫似乎被他的音乐迷住了,背对着他摇头晃脑打节拍,小模样煞是可爱。

    沈灵枝其实也是等着无聊,不知不觉沉浸在6少凡的老歌无法自拔。

    等她察觉身后的脚步声,她整只猫已被男人抱进屋里,关上了门。

    她坐在桌上跟这位风靡全球的偶像大眼瞪小眼。

    什么情况?

    不对,现在她应该是要跑啊啊啊!

    6少凡的人品她早见识过了,这次他突然把猫抓回屋,不会是要实施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比如虐猫,杀猫,解剖猫……妈啊!

    沈灵枝被自己的脑洞吓得一个哆嗦,急忙跳桌要往窗口跑。

    6少凡长腿一跨,没等她爬上去就把窗关了。

    喵的,短腿星人伤不起!

    他低头在一堆袋子里翻找什么,她缩在角落摩挲两只肉垫,一脸警惕地瞪他。

    他要是敢乱来,她这口牙就是断了崩了也要跟他拼了!

    6少凡足足翻了五分钟。

    在她决定好进攻姿势之时,他把一个装了鱼饼干的碗递到她跟前,“吃吧。”

    嗓音磁性悦耳,透着不同往日的淡淡柔和。

    那双清亮的琥珀色眼睛,她似乎读出了一丝丝期待和讨好?

    沈灵枝凌乱了。

    这个走向不对啊!

    她低头嗅了嗅,又警惕地抬眼瞅他。

    没下毒吧!

    6少凡似乎感受到她的防备,从碗里拿起一块饼干吃下去。

    沈灵枝这才低头吧唧吧唧啃了几口,唔,还挺好吃的,她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6少凡趁她埋头苦吃时顺了顺她的毛。

    姿势娴熟,力道很轻。

    本来她是拒绝的,不过想想既然他没恶意,那就随便他撸两下。

    6少凡把她抱到桌上,拎了把吉他。

    “我看你节奏感不错,是难得拥有音乐细胞的猫,那试试听我新歌。”

    怎么这话听着有种“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既视感。

    但是有新歌听啊!

    她立刻乖巧端正坐好,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他试拨几下弦,行云流水地开始弹唱,他唱歌的时候嗓音有种特殊的磁质,非常吸引人,她第一次近距离看6少凡弹奏,他的手匀称修长,骨节分明,慵懒而闲适地拨弄刚直冷硬的弦,仿佛创造生命的造物主。

    不愧是实力派偶像,那份音乐感染力,仿佛任何死物到他手里都能成活。

    他今天似乎兴致颇高,弹唱了一个小时。

    她也很配合地晃脑袋。

    只是晃了一个小时,着实有些晕。

    6少凡一直在注意边上的小猫,见她听得入神,琥珀色眼底逐渐漫起淡淡的笑意。

    午饭时间到了,6少凡的助理在外边敲门,他终于放下吉他道,“休息一下。”

    声音里头那股子柔和差点让她以为认错了人。

    6少凡是不是中邪了?

    直到他打开门,冷淡不带一丝感情地扔了句,“谢谢。”

    然后接过托盘关上门。

    前后不三秒。

    沈灵枝目瞪口呆,没错,这才是他的正确画风啊!目中无人,傲慢冷血!

    那他刚才是什么个情况,难不成对一只猫背起偶像包袱?

    还是说,他其实是个猫奴?

    沈灵枝看到他的午饭,想起自己该回去了,正要跳下桌,6少凡却给她碗里装了新鲜的蒸鱼推到她跟前。唔,好香啊!她这会儿的确饿得浑身乏力,看到吃的眼睛瞬间冒出狼光,喵喵叫了两声表示感谢,埋头大快朵颐起来。

    吃饱喝足,她抬爪子敲敲门,示意6少凡开门。

    她真得回去了。

    6少凡把她抱起,捏了捏她的颈,却径直往内室走去,“小家伙,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hat?!

    沈灵枝足足愣了三秒才意会到涵义,挥着爪子挣扎起来。

    谁愿意跟你了,放开放开!

    “你很有音乐细胞,以后你就叫阿音。”

    喂喂喂,别自说自话啊!谁特么要你这破名字了!

    什么阿音阿乐的,你怎么不干脆叫阿细阿胞!

    6少凡轻而易举禁锢她的动作,俯身在她猫脸亲了一口,“乖,别乱动。”

    她浑身毛都要炸了。

    妈啊!非礼啊!

    他单手把她摁在床上,修长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纽扣,漂亮性感的一字锁骨,结实富有力量感的胸肌,诱人爆力十足的腹肌人鱼线,依次显露在她视野中。

    他的声音低沉又莫名认真,“阿音,你得先记住我的气味。”

    卧槽,她错了,这不是猫奴,这绝壁是个变态!谁来救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