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你其实还没有死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沈灵枝的记忆里,谢暮从没对她摆出这样危险的表情。

    以前最多顶着一张高贵冷艳的脸,毒舌她两句。

    她心里有些憷,“谢暮!我说了多少次我不是你老婆,你起开!”

    一双像盛了星子的黑瞳水灵灵瞪着他。

    真是该死的好看又可恶。

    谢暮磨着后槽牙,眼神阴嗖嗖,“看来要多上几次床你才有身为我老婆的觉悟。”

    他呼吸逼近,唇灼上她覆着颈动脉的雪肌,像烧得艳丽的炭。

    大掌隔着衣服推高她文胸,抓着她嫩生生的**揉,肆意色气又优雅。

    沈灵枝浑身一颤,忍着一巴掌把他拍飞的冲动。

    他脑子有毛病,不要激怒他,要冷静,冷静……

    “你总说我是你老婆,可你分明没把我当你老婆看。你骗我说你在案时不在现场,说我死的时候身边恰好有一只刚死的折耳猫所以借尸还魂。你明明没有下过楼,明明是你带来的折耳猫,明明那只猫跟我交换灵魂带走我肉身,你没有离开过这栋楼会不知道?你说我怀疑你,如果不是你一开始没对我坦诚,我又怎么会怀疑到你头上?”

    谢暮像被点住了穴位。

    慢慢的,仿佛电影里的慢镜头,他撑起身子,直视她眼睛。

    她特意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他读不出她此刻的想法。

    谢暮渐渐慌了神,眼神像受了天大的委屈,语气偏又要强行装狠,“我不会害你!”

    “那你说说,你到底在现场看到了什么?”

    “你带那只折耳猫来做什么?”

    “她带走我肉身把我碎尸,你为什么要替她隐瞒?”

    连珠炮弹的质问,谢暮喉结急急滚动,一个宇都答不上来。

    沈灵枝的心骤沉海底,伸手要把他推开。

    他仿若惊醒,死死压住她,手覆在她眼睛上,“不许用这种眼神看我!”

    陌生,失望,伤心,她眼里的情绪像刀子刺入他胸口,搅得他浑身锥心刺骨的疼。

    “我说了我不会害你!”气息紧张又带着气急败坏。

    他手心凉。

    沈灵枝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没被他压死。

    谢暮察觉到状况,翻身让她趴在他身上,手牢牢锢在她腰间。

    她挣不开,只能放弃抵抗。

    她决定换个思路,“那你告诉我嫌疑人一共有哪些?”

    谢暮再次闭紧了嘴巴。

    “你不是总让我按照你的名单排查嫌疑人吗?你不说,我排查谁去?”

    他顿了好一会儿,“纪长顾,傅景行,程让,沈望白,6少凡,唐斯年。”

    “原来有六个人啊。”她恍然大悟似地感慨,“前四位还好理解,可是,6少凡和唐斯年的嫌疑怎么解释?我跟他们有交集吗?难不成也暗恋我?”

    她自嘲的语气听得他心里难受。

    谢暮的气息几番变化,声音压得极低,“以后就会有交集。”

    “以后?你又怎么知道?莫非你从未来世界穿过来的?”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沈灵枝原本只是开了下嘲讽模式,见他这反应心里一咯噔,睁大眼睛。

    “你真的来自未来世界?”

    谢暮抱着她坐起身,内心似经过了漫长的天人交战,空气里只有墙上挂钟细微的滴答声,久久终于吐出一字,“是。”

    这份惊愕仅仅维持了几秒,她压下紊乱的心跳,很快回神。

    “你别以为你故弄玄虚就能混过去,案那天……”

    “案那天,我的确在现场。”他像在讲一则新闻,语调毫无起伏,“我们来自古老的鸿蒙族,每一位族人都像我一样,拥有猫的**,人类的灵魂。那只折耳猫是上九长老特意为你准备装载灵魂的容器,他跟你交换了灵魂,带走你肉身,一并伪造了案现场,抛尸现场,尸体检测报告,配合我制造一出赅人听闻的女大学生碎尸案。所谓的尸块,是族人里一位同被碎尸的女性同意提供的,她的丈夫已经自,尸块就被我们稍加挪用。你其实还没有死,枝枝。”“你……在说什么?”沈灵枝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声音。

    伪造碎尸案?她其实还没死?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在前世被杀了,我正在接受历练,任务就是回到过去,抢在凶手杀害你之前帮你揪出凶手,救下你。伪造这起碎尸案的目的,一是利用你的死亡蒙蔽凶手,瞒天过海,敌在明我们在暗,更容易让凶手露出马脚,二是为了让你能提高警惕,主动出击追查凶手,当事人总比旁人更容易捕捉到不易觉察的细节。”

    “你的意思是,我在前世……被碎尸了?”

    “你没被碎尸,只有皮肤上被刻了一行字。我们特意渲染失踪三分之一尸块这细节,是为了博取媒体关注,人多少都有些猎奇心理,扩大全民关注热度,把这条新闻传到凶手耳里,我们精心策划的这一出假死戏码才算是圆满成功。”

    “如果一直没抓到凶手呢?我一辈子都是一只猫?”

    “不。”谢暮越收紧臂弯,脸贴着她丝,“如果一直没抓到凶手,你依旧会重复前世的命运。”当然,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生,“想要逆转这一切,必须揪出凶手。”

    他说的这些已经完全出她认知。

    太离奇,太诡异。

    沈灵枝好一会儿才勉强理解,依旧是觉得无法置信。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这实在匪夷所思……”

    “还记得你做的那些梦吗?那不是预知梦,是你前世真实生过的事。”

    她再次惊住了。

    不是今生,而是前世。

    何谦大师说这世间有因有果,暗示她梦境是真,却从未想过是前世生的事。

    谢暮的手轻轻盖住她眼睛,“如果你还是不信,我带你回忆你前世死前的片段。”

    原本前世的事他不该跟她透漏,世间万物的变化太过复杂,一个细小的改变足以能影响整个事件的展,即人们常说的“蝴蝶效应”。他不知道今天的坦白会为未来带来多少不可预估的变数,可眼下她把怀疑的矛头对准他,除了告知真相,他别无选择。

    他不希望她死,无关任务。

    沈灵枝跌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耳边声音渐渐消弭。

    再次睁开眼睛,她现自己置身于陌生的房间。

    简单温馨的单人公寓,桌上一小束黄白满天星摇曳生姿。

    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仿佛在看别的玩家操控游戏里的主角。“她”正在刷手机,手机上的日期显示是2o24年2月8日,除夕的前一天,距离现在过了五年,谢暮真的带她回忆起前世。

    她在洗手间的镜子看到二十五岁的自己。

    依旧是很年轻的一张脸,满满的胶原蛋白,头及肩微卷,染了深棕色,比起五年前学生时代的她少了几分青涩,多了属于职场女性的成熟干练。可镜子里的她看上去气色很不好,像是大病初愈,眼下泛着淡淡乌青。

    这时,叮咚,门铃晌了。

    “小姐,快递。”

    “谢谢。”

    声音疲惫。

    她注意到“她”的手有些颤抖。

    拆开薄薄的快递,是一张打印出来的信纸。

    【亲爱的枝枝,想我吗?我非常非常想你,想你想得浑身都疼,你却在阳台上打电话笑得灿烂。你多久没这样对我笑过了?果然还是那么没心没肺。打掉我们的孩子,就这么高兴?可我很不开心,你还没认出我是谁,就杀了我们的孩子。我真的很生气,必须要你哄一哄才能好呢。对了,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是谁吗?】

    【给你一个机会,把你曾经的男人叫到家里,对他说一句“请让我怀孕吧”。】

    【找到我,认出我,我就原谅你。否则,我会杀光你身边所有的人。】

    【时限: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