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哥哥小反常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男人趴在她身,上不动了。“傅傅?,

    沈灵枝被压得喘不,上气,推了推他。

    不会受刺激了吧?

    傅景行撑起.上半身,黑润的眸子凝着她,突然低头在她粉色**啾啾亲了两口。

    “好,不谈情。”

    是他着急了,这才逢场作戏没几天。”

    要是枝枝这么容易答应他,他也不会苦追这么久。

    他亲得用力,小**在空气中羞涩轻晃。

    她着颤,感觉埋在她体内的**逐渐膨胀粗硬。

    ‘那你快起开。

    沈灵枝又推了推他。

    傅景行仿佛在吃奶油冰淇淋,用舌头轻舔她**,留下一片水渍,嘴里含糊不清,“腿打开点,夹得我出不去。

    她如他所说张开腿,他缓缓退出半截,突然啪地一下重插进来。

    饱涨感贯穿全身。“傳景行!”上当了!

    他嘴角露出熟悉的纯良小酒窝,**却恶劣地抵着她花心研磨。

    “吸得太紧了,出不去。“你少来!”

    沈灵枝双手无力地抵在他汗涔涔的胸口,“说了只射一次”

    她的手被他抓到嘴边亲,下腰一沉一-浮,**满满当当厮磨她嫩肉。

    “对啊,可你又没说做几次,我

    就内射一次,其他的射外边。家

    “你”

    这厮居然跟她玩文字游戏!沈灵枝瞪他,双颊漾着红。

    孰不知那眼神似娇似嗔,像春药直直扎入他心口。

    操。

    傅景行顿时硬得不行,把她两条细长的腿压在浑圆的胸脯,**自上而下结结实实捣插,把水汪汪的嫩肉翻进翻出,入得水声滋滋,啪啪作响。

    他一想到自己像个大傻帽,催着枝枝给那个程医生治疗占便宜,那火气就蹭蹭蹭往上冒,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放过她,要狠狠肉翻才好。

    “混慢,慢点”她无力地攥紧床单,张着唇,鼻息间是浓浓的**味,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让她溢出哭腔,扭着臀儿想摆脱**火辣辣的侵袭,却引来他更加疯狂地食弄。o”

    不行了,受不了了“唔唔唔嗯”

    她像小猫似的短促哼叫几下,大脑闪过白光,含着他的**涌出一股蜜液,整个人像被浪潮推到巅峰,飘飘然如踩云端。

    她又**了,可身,上的男人还没有停歇的迹象。

    腿心嫩肉的颜色被他撞得淫糜,像最娇艳的玫瑰,她无数次痉挛收缩,不知多少次冲到**。直到穴口被射满滚烫的浊白,这场**才画.上休止符。

    果然f1ag不能乱立,他真特么做到了饱。

    沈灵枝被他抱去浴室清洗一番,软绵绵地瘫在床.上。

    傅景行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直接把她腿分开,她吓得两腿并拢,疼得嘶了声。

    “枝枝,我是想帮你擦药。他很是无辜,晃了下药盒。“你走开。”她不想理他。

    说是这样说,她根本无力阻止他的动作。

    傅景行笨拙地把药膏涂抹她红肿的私处,一边揉- -边感慨,“你太嫩了,做没几次就受不了。”

    她弄成这样是谁的杰作?“很疼?”傅景行看她拧眉,眉头也跟着皱起,“不然下次我给你吃ana-3188,是我新型研的一种药物,可以短时间内屏蔽人的所有触觉。那样事后你就不会疼了。”

    “谁要吃那种东西。”

    沈灵枝没好气,只有节制房事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好吗。

    等等!

    她一把拉住他手,“你刚刚说什么3188?有多少?药效能持续多久?”

    傅景行被她机关枪似的提问整得有些懵。

    “你想用在你哥身上?她连连点头,眼睛亮。

    神药啊,把那个给她哥服下,还用愁哥哥不跟孟杉接触吗!

    傅景行回去就开始准备。

    经过这一晚,沈灵枝的体温也退到37.6,虽然还是有低烧,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她哥终于没有强行让她睡他房间。回到自己久违的小窝,沈灵枝别提多乐呵了。

    她哥似乎又恢复成两年前的模(样,早出晚归,忙得一天到晚不见人影。

    唯一不同的是,他每天中午和傍晚都会打电话给她,问她吃什么,在干嘛,她老老实实回答,他“嗯”了声,提醒她“多注意休息”,就挂了电话。

    这才是兄妹的正常相处模式嘛!直到她在哥哥的房间清扫到了空酒瓶,以及——整箱啤酒。

    “许叶哥,许叶哥!”

    暑假结束后,傅景行白天也不在家,所以布偶猫可以大摇大摆地化形,只是为了不让两个男人起疑,他不能穿衣服,通常下身就围着个浴巾。

    这会儿许叶正蹲着擦装饰架,听到沈灵枝的呼喊连忙跑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有老鼠?

    “不是!”她晃了晃空酒瓶,“我哥最近在酗酒吗?

    “我没进过他房间,不太清

    楚。”许叶顿了顿,“不过从你前几天那次夜不归宿开始,你哥房间里就传来酒瓶声。”

    妈啊。

    沈灵枝手一抖,差点把酒瓶扔

    了。

    这实在太容易让人胡思乱想。

    “怎么了?

    “许叶哥,你说我哥他会不对

    沈灵枝支支吾吾,这话问出来太羞耻了有没有!

    许叶愣了愣,居然秒懂,笑着揉了揉她头,“你瞎想什么,你哥喜欢的是孟杉。”

    “真的吗?

    “他看孟杉的眼神,身为男人我很清楚。

    许叶是漫画家,善于观察身边的细节,他说的话沈灵枝从不怀疑。

    可这会儿她心里竟隐隐有些不认

    同。

    是这样吗?她怎么觉得她哥跟孟杉之间怪怪的?

    怀着疑问到了周末,

    共有五人,她,她哥,孟杉,傅傅还有程让。

    在程让的授意下,她和孟杉特意穿了类似的衣服,都是白色雪纺衫外加七分黑色喇叭裤,头上再戴一-顶大檐草帽,连凉鞋都是统一的平底碎花。

    沈望白长得高,保准他一低头只能看到女生的大草帽和凉鞋,认不清谁是谁。

    从下了车开始,

    划拉着哥哥的手,跟他叽叽喳喳讲话,他一句话也没说,也没低头看她,偶尔“嗯”一声表明他在听。

    她讲得欢,甚至没注意那握住她手的指腹眷恋般地轻摩她指背。个

    沈灵枝扭头跟孟杉打眼色。

    “诶,哥你看,这是新建的过山车!诶诶,好像还钻到水下,好刺激!”

    手,

    说话档口,她故意兴奋地抽离了往前挪半个身位。

    孟杉紧跟着,上来握住沈望白的

    手。

    既然她哥目前克服不了与除她以外的异性接触,那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总可行吧。

    没想到几乎是刹那间,沈望白就猛地把手抽开了。

    像碰到什么厌恶之物。

    孟杉还没感受到男人掌心纹路,就被吓得踉跄后退两步,差点摔倒。

    还是程让虚虚在她后背扶了一

    下。

    目光在两个女

    沈望白停了下来,孩身.上梭巡,“抱歉。”

    她们的想法,他一眼就看穿了。可沈灵枝愣是想不明白,她哥到底是怎么在不看人的情况下认出她的手?

    照这么展下去,她哥要猴年马月才能接受孟杉的触碰?

    沈灵枝把目光转向傅景行。

    傅景行手中提着准备分给大家的水,其中一瓶加入了他新研制的ana-3188。

    幸亏有p1an b。

    “傅傅,天这么热,先给大家一下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