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我一直在你身后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行人在树下长椅边停下。

    傅景行把每瓶水拧开依次递给孟杉,程让,沈灵枝,沈灵枝自然地把手中加了料的那瓶给沈望白,自己再从傅景行手中拿过另一瓶,咕咚咕咚地喝起来。

    她注意到她哥仰头,也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下。

    据傅景行的说法,这种药物会根据人体吸收情况在一到两个小时内反应。

    接下来就等她哥作。

    他们所在的度假村分为游乐园,湿地公园,水.上乐园,主题酒店几大区。

    把行李寄存在酒店后,沈灵枝领着一行人直奔跳楼机。

    她跟程让商讨过策略,先来点猛的,榨干哥哥的体力,等他丧失触觉,就算现牵错人也没精力甩了孟杉的手。只要心理上跨过了第一道坎儿,到后面他就能逐渐接受孟杉的存在。

    然而,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

    感.

    上跳楼机时,她坐在哥哥左边,孟杉坐在右边。

    乘坐台一飞冲天,她哥丝毫不理会旁边尖叫的孟杉,紧紧覆住她的手。

    坐过山车,四人一排的座位,孟杉的女高音冲破云霄,她哥还是牢牢握住她的手。

    结果一堆游乐设施玩下来,她哥依旧是生人勿近的高冷样儿,而她不仅虚脱,还收获傅景行幽怨的小眼神,程让微拧的眉头,以及孟杉略带埋怨的注视。

    妈蛋,这没法儿玩了。

    沈灵枝看了下时间,距离哥哥服药已经过去三个半钟,药物应该起作用了。

    她装模作样地拿手扇风,“好热啊,我们去鬼屋凉快凉快!”

    除了沈望白,其他几人心照不

    宣。个

    鬼屋排队的人多,但队伍缩短的进度也快,平均六人一组,很快就轮到他们。

    站在入口,一股冷气阴嗖嗖地扑

    来。

    “好黑啊。”孟杉明显有些怕。

    “别担心,有老沈。”程让温和安

    慰。

    里面的确很黑,鬼屋为了营造恐怖气氛,不留余力地遮去所有光线,将恐怖音效放到最大,光是入场头顶上悬着过低的尸体人偶就足以击溃不少人心理防线。

    沈灵枝弯着腰走过不久,到后面小组出的尖叫。

    这次她特意没有牵哥哥的手。

    不同于.上次跟傅景行入鬼屋时的淡定,她不时出高亢的尖叫,吓得孟杉直往她哥身.上躲。她心里偷着乐,哈哈,还真有效果啊。

    于是叫得更欢了。

    没想到走没多久跟前一组人碰.上了,他们似乎被吓得不清,没一人敢往前走,干脆就呆在原地等下一组游客。而后面一组则是怕得全员冲刺,追.上了他们。

    现场莫名其妙凑成了十八人团

    还能听

    体。

    每当有一只“鬼”跳出来,场面混乱得堪比丧尸现场。

    沈灵枝一边卖力尖叫,一边注意孟杉那边,只见孟杉吓得花容失色抱着她哥的腰,两腿跟装了风火轮似地催着跑,她哥也不含糊,拉着孟杉跟着一群人往前挤。

    这才对嘛。

    这才是小两口的正确姿势。

    以前你碰我我避你都是些什么

    鬼!

    猛然

    沈灵枝走了两步,停住,觉周围静得可怕。

    啊喂,居然都跑了?

    落单的女孩就像误入狼群的小羊

    羔。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突然跳出一只举着手电筒面色惨白卷着长舌的长“鬼”。r

    “啊!”

    她不害怕,就是被吓了- -跳。

    结果刚喊出声,腰上一紧,她整个人被牢牢圈入一个宽阔温热的怀抱,扑了满鼻的熟悉薄荷香。

    沈灵枝呆愣了好几秒,“哥?

    “嗯。”

    熟悉的低音炮,直直敲打入她耳膜。

    她张口结舌,“哥,你不是,不是不是拉着孟杉一起跑了吗?

    “我一直在你身后。”

    这么说孟杉拉错人了? !

    沈灵枝恨铁不成钢啊,好不容易她哥失了触觉,是最好反扑的时候,居然错过了!

    “哥,你先松开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被屏蔽触觉,不知收敛力道。

    沈灵枝差点以为自己要被闷死在他怀里。

    他松了一点点。她:

    “哥,我可以自己走。”“你不是怕吗。”“我不怕啊。”“那你刚才.

    “我那是为‘了营造气氛!”她脸不红气不喘。

    腰间的力道消失了,隐匿在黑暗中的男人莞尔,改牵她的手,“走吧。”

    她的手被攥得有些疼。

    这下她真确定,他哥暂时失去触觉了。

    出了鬼屋,其余三人在外等候多时,孟杉因为刚才抓错了人,脸上还残留尴尬。

    程让给她递纸巾擦汗,“没事吧?”

    她摇头。

    傅景行被抢先一步, 只好把纸巾给沈望白,讨好大舅子也是一样的!

    “你们跑去哪了?”

    “是你们跑太快了好吗。沈灵枝灌着水休息。

    沈望白看向傅景行,“我的水喝完了。”

    “喔,这里有。”傅景行赶紧把自己的水递过去。

    隔了一会儿,

    景行,傅景行接过来继续喝。

    午饭过后,大家慢慢走在湖边消”

    食。

    经过不懈努力,沈灵枝终于成功让孟杉的手偷偷塞入哥哥的手里,孟杉终于朝她投以感激的眼神,她在后头偷着乐。

    那个什么3188还真好用!历史性的一刻诞生了!

    这时,旁边的傅景行突然身子歪了下,沈灵枝急忙扶住,“怎么了?”

    “我的身体没触觉了,感觉不到自己在走路。”

    “啊?

    沈灵枝瞪圆了眼,看着走路跟踩高跷似的傅景行,再瞅瞅如履平地泰然自若的亲哥,一脸懵逼,“你在逗我?你又没喝那个药?

    “我特么也觉得奇了怪傅景行说着说着像想到什么,猛然一顿,“等等,你哥肯定现我给他下药了,反过来整我!”

    傅景行立刻掏出包里的水,瓶底有小小的刻痕,是他下药后做的记号。

    展

    卧槽,水果然被大舅子交换了!大舅子根本没喝完!

    被反将一军的傅景行感觉很没面

    子。

    更让他备受屈辱的是,同样是喝了带ana-3188的水, 为什么大舅子跟没事人似的,他就像个残疾人?操,他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行了你,别逞强了,我带你去休息。”

    沈灵枝毫不留情地打断他太空步,把他胳膊环到自己肩上,“程让,我哥和孟小姐就拜托你看着了。”

    程让:“好,手机保持通畅,随时联络。”

    “嗯。

    沈灵枝打算把傅景行扶回酒店。药效估计要六个小时才消,总不能让他一下午在路.上跟喝醉酒似地飘。

    回去的路上经过水.上乐园,里头热热闹闹,一片欢声笑语,她往里瞧着,心里痒,琢磨一会儿送傅景行回去,后进去嗨皮一下。

    突然,她看到水上乐园外边有几个正脱着西装的彪形大汉。

    原本她不会关注这种事,可这些人肃杀沉静的气质着实让她不由多看,几眼,这一看不得了,她认出是那天守在唐斯年房门外的保镖!第

    他们脱去西装,留给一一个人守着,穿着平角裤6续进入水上乐园。

    那气势明显不是去玩的,像要逮人!

    唐斯年莫非也在附近?

    作为前世杀她的头号嫌疑人,沈灵枝对唐斯年这人有着强烈求知欲。

    沈灵枝立马扭头道,“傅傅,回酒店太无聊了,干脆我们去水上乐园玩一玩?”

    傅景行当然不会错过这难得的独处机会,“好啊。”

    可当他被扶坐在太阳伞下,看着沈灵枝利落脱去外衣露出早已穿好的泳衣,他惊呆了。

    “不是,你已经穿好了?”

    他还以为会先回酒店拿泳裤!

    沈灵枝巧笑嫣然,“对啊,你既然没带就坐在这儿歇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说完,戴上泳镜扑通跃入水中。

    傅景行:“……”卧槽,他也想玩,跟枝枝一起玩!

    沈灵枝把半张脸埋入水中,起起伏伏,她注意到那几个大汉潜伏在游客中,像在找什么人,她同时也在梭巡游客,但并没现唐斯年的踪影。

    想也是,像他那样活得比神仙还逍遥精致的人怎么会屈尊降贵来此。

    沈灵枝观察着几个大汉,不知不觉来到深水区。

    恰在此时,右小腿传来神经被数根针扎般的剧痛。

    糟糕,脚抽筋了!

    沈灵枝立刻翻过身子,仰浮在水面给抽筋的脚按摩,没想到摁没几下,另一只脚也开始抽痛。妈蛋,刚才就是入水太急,没来得及做准备运动!

    “救……”

    没来得及呼救,她整个人开始往下沉,冰凉的水咕咚咕咚没过她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