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润滑液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望白注意到她羞赧的视线,捏捏她的手,“怕你难受,刚刚路上买的。”

    路.上买的这么说,他今晚给她开房就是特地要跟她

    沈灵枝羞得浑身红,像煮熟的虾子埋在他怀里。

    偏偏他还拉着她的手摁在他肿胀的胯下,“怎么了,不是想要吗。”

    “谁说,谁说我想要!”这话说得没底气极了。

    好吧,她承认她这些天是千方百计想勾着他,可是现在他愿意了,她反而没了那股破釜沉舟的气势。她急忙要把手抽回来,却被他按着腕。

    “太大

    她的视线仓皇落在他起伏的胸膛,手心明显感受到**侵略性十足的热度。

    当初她到底哪来的勇气勾他的?“别怕。”沈望白把润滑液放到她手上,啄吻她唇角,“帮哥涂上,我会轻点。”

    他沙着声,看起来的确绷得难受。

    着,小手犹豫了下,‘飞快拉下他裤头和平角裤。

    火热的性器弹跳而出,威风凛凛高高翘起。

    她嗅到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一想到待会儿哥哥要把这根**插入自己体内,她口干舌燥,下腹开始软热,手忙脚乱地挤了些润滑液涂抹在棒身上。

    她颤着睫毛,含羞带怯的模样着实诱人。

    沈望白忍不住低头吻她,手指拨开她两瓣瓣白嫩的贝肉,在她穴口浅浅抽送。

    他逆着光,气息灼热而性感。

    沈灵枝仰头软软含住他舌头,感觉**在手中越粗大。

    好像,好像刚才挤的那些不够用

    她又胡乱倒了些,尽数抹.上去,结果这次挤太多,怎么抹都抹不完。

    怎么办?她暗搓搓地想蹭在他腰上。

    沈望白及时握住她调皮的手,重重在她唇.上吮了下,“腰上涂润滑液,不怕你一会几掉下去?”

    “才不会!”她浑身燥热。

    说什么呢,说得好像她一会儿一定会夹住他腰似的。

    “我想洗”手上滑溜溜的难受。

    他“嗯”了声,却是牵引她的手来到自己私处!

    她简直要羞死过去,“哥!“你这里还有点干,别浪费。

    沈灵枝被迫用手抚摸自己软嫩的腿心,洗澡的时候她不是没碰过,可在哥哥的注视下所有的感官像被放大百倍,被他盯着的地方像被火烧了一般,烫得厉害。

    手上剩余的润滑液都被抹到了穴在暖黄色灯光下泛着甜美光泽。在刚刚的亲吻下,她一双黑瞳蒙着薄薄水汽,红唇染着他气息,无袖连衣裙滑下了半边肩,裸露大片大片的雪白,像不谙世事初次坠入**的小精灵。

    沈望白下腹硬得生疼,忍到了极限。

    褪去裤子,勾起女孩两条细白的长腿,大大分张,硕大的圆头抵在细缝。

    “疼的话喊出来。”

    沈灵枝下意识循着他视线看去,不等她看清,那圆头已经滑了进来。

    “唔”

    他顿了一下,“疼?”

    她摇头,大口大口喘气,“涨。

    “忍一忍。

    他亲了亲她的唇,揉着她充血的阴蒂,**寸寸深入。

    润滑液显然起到了绝佳效果,他顺利插入分外紧致的甬道,抵在女孩子宫口。

    一如上次的软嫩湿滑,

    吸,亲吻她脖颈,压制冲刺的**。

    “哥,太深了.

    沈灵枝亲眼见到两人的性器结合在一起,刺激得**又涨又痒,一-股热流像被堵在了最深处,嫩肉一张一合嘬着棒身,急于撞击泄。

    展哥哥却只是徐徐抽送着, 脱去上衣。

    肌理分明的线条被灯关渲染得格外强悍紧实,收缩有力,她还是第- -次看到哥哥浑身**地肉她,他腹部肌肉犹如坚实的钢铁块,一紧一松往她腿心力。

    他保留了力道,不紧不慢抽送,两个沉甸甸的囊袋轻撞在她股沟,让她痒得不行。

    “”

    她喘着气,手想攀住他臂膀,奈何残留的润滑液让她怎么都抓不住。

    沈望白改托住她臀瓣,让她整个人依附在他身.上,走到花洒下。

    温热密集的水花从天而降,她被浇得睁不开眼。

    ‘哥”“洗手。”

    说话的同时,他还在保持度抽送。

    她酥软得快没了力气,连忙在他颈后双手交握把润滑液洗去,再帮他洗了下胳膊,确认不滑了之后重新抱住他脖颈,“好了。”

    所以快关花洒吧,她什么都看不见。

    沈望白奖励似地亲了亲她小脸,冲刺的**忍到极限,大掌控住她嫩生生的大腿,就着瓢泼大雨似的水丝加大马力**。

    “哥,我洗好了,洗好了.

    沈灵枝无助地夹紧哥哥的腰,明显感觉一根粗长的**在体内大段大段地进出,腿心毫无抵抗之力地打在他胯下,撞开大片水花。

    一股一股的快意袭遍全身。

    她情不自禁仰后了身子,却正面迎击花洒强力的冲刷。

    “唔嗯,太快了我,快不能呼吸

    沈望白吻住她唇。

    她虚弱又急切地从他嘴里汲取氧气,喉咙直哼哼,像溺水的猫儿,**却强有力地收缩,贪婪吸吮男人**。

    沈望白被吸得浑身舒爽,更加沉而有力地撞进妹妹**。

    花洒的水再密,他也能一眨不眨地望着她。

    看着她为他沉沦,坠入**。

    一系列急的啪啪声响,沈灵枝感觉到浑身紧绷,再紧绷,下腹开始痉挛,一股强烈的快意窜遍全身,她立刻挪开唇,“别 哥唔嗯嗯嗯”

    大脑炸开烟花,嫩肉剧烈痉挛,一股热流从穴内涌出。

    **来得这般迅猛强烈,她失神地张着唇大口呼吸。

    他关掉花洒,手摸上她后背拉链,褪去她湿漉漉的裙子,文胸。

    “还难受吗?

    她突然就想起,上一次在电梯里的情事,她骗哥哥说她很疼,他一直记到现在?

    沈灵枝心里软,仰头亲了亲他棱角分明的下巴。

    有一点点胡茬,硬硬的,但她喜欢。

    “不难受。”

    她转而舔了舔他滚动的喉结。“别舔。”

    他浑身紧绷,声音格外沉厉。

    她撇撇嘴,干嘛突然这么凶,那她偏要舔。

    沈灵枝干脆含住他喉结。

    天旋地转中,她被抵在了墙上,哥哥勃的肌肉近在咫尺,绷得令她心惊。

    他的声音沉沉落下,“枝枝,太调皮就要承担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