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另类活春宫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电光火石间,她心中涌起强烈的求生欲,转身就跑。

    结果才迈出一只爪子,她后领一紧,顿时四肢腾空,被叼到一名黑衣人跟前。

    妈啊,难道她现在身上也有那气味?

    完了完了,不会被做成香水吧。

    花豹叼着她上下粗暴晃动几下,示意黑衣人接。

    黑衣人却get不到猛兽的点,一头雾水,“柑橘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花豹喉咙溢出低吼,熏得沈灵枝一脸死猫相。

    卧槽,令猫窒息的口臭。

    “你是想现在吃夜宵?”

    黑衣人接过猫猫,亮出一把短刀,“毛太多了,要我帮忙剥皮?”

    “喵喵喵!”

    沈灵枝在半空中蹬腿挣扎。

    妈蛋,这是什么神仙理解能力,见过哪只豹需要人帮着剥皮的?但是也差不多了,做成香水和被当成夜宵,结局都是一个“死”字啊,擦!

    “吼!”

    花豹又一声低吼。

    黑衣人吓得一个哆嗦,立刻把猫猫搁回花豹跟前,还揉了把她脑袋。

    沈灵枝死里逃生无比欣慰,猫科动物还是有那么一丢丢良心的。

    结果高兴没多久,花豹又把她叼回黑衣人跟前,黑衣人作势给她剥皮,花豹再次震天一吼,黑衣人又吓得拿开。如此来回折腾几次,就是傻子也能瞧出花豹想说她身上有他们要找的气味,偏偏黑衣人就是领悟不到点。

    等花豹把她的旧袜子一股脑扔她脑门上,黑衣人终于恍然大悟“啊”了一声,“柑橘大人,唐少要找的是人,不是猫。”

    淹没在袜子里的沈灵枝几乎窒息:“……”

    然而,猛兽又怎么能听懂人话。

    花豹显然不理解为什么她的气味就不算气味,冲黑衣人吼了几声才不甘不愿下车。

    堂堂一只大花豹,半夜三更在大街小巷干警犬的活儿,别提多憋屈。

    它早就想交差做回一只真正的豹子。

    于是,它暗搓搓打起了主意。

    为了防止她逃回猫笼,当天晚上,花豹不痛不痒把尾巴一甩,就将猫笼丢进了河里。

    伸出尔康手的沈灵枝:“qaq……”

    嘤嘤嘤,好残暴。

    她终于知道这几天躲在笼子里的她有多愚蠢。

    人家不是捉不到,而是不屑捉。

    没了保护屏障的沈灵枝没有半点安全感,成天把自己缩成一颗毛球。

    花豹就在旁边守着,无聊时把她当球滚两下。

    到了晚上,她被花豹叼出温室,扔到别墅二楼的走廊上。

    隔着一扇门,她听到唐斯年的声音。

    聪明啊,直接把她上缴。

    想来昨天它也是从她身上闻到熟悉的气味,才把她叼到唐斯年跟前。

    然而跟在花豹后面的黑衣人见着了,一头雾水地挠了几下脑袋,最终把她抱走一并上车。可想而知,在车里跟花豹对上眼时,它的眼神像要刺穿她喉咙。

    第二天晚上,花豹再次把她叼到二楼走廊。

    这次它更聪明了,就守在门口,任黑衣人怎么催都坚决杵着,死活不动。

    为了做回虎虎生威的豹子,它可是下了决心。

    黑衣人没办法,只好敲唐少的门。

    唐斯年一开门就看到门口一人,一豹,一猫的配置,眉头微微一挑。

    这个男人,不论喜怒哀乐都是一个表情。

    一米九的保镖汉子头皮都麻了,“唐少,是柑橘大人找你。”

    唐斯年低头,花豹叼高了小白猫,与前天晚上的情形如出一辙。

    他目光顿了下,似有些诧异,但也只是轻拍花豹的脑袋,语气温和,“柑橘,要是嫌一只不够吃,我会让人多送几箱来。”

    沈灵枝:“……”

    卧槽!

    花豹明显更郁闷了,死活想不通为什么找到了与袜子气味相似的活物,就是没人肯理它?

    要换普通人花豹早吼了,可对方偏偏是唐斯年,它的主子。

    它只能重新叼起小白猫高贵冷艳地离开。

    这一刻,沈灵枝仿佛看到了同类——怂猫。

    然而你以为花豹大人就这么放弃了吗?并没有。

    第三天晚上,她被叼到了一楼走廊。

    本以为花豹是想采取其他路数,结果老远就听到女人痛苦又欢愉的呻吟。

    听音色,不是一个,是三个。

    “啊~啊~唐少,太大了……”

    “好棒,好深,要操死了,嗯嗯嗯啊啊……”

    “唔,唔,唔嗯,不要,到了,要到了……啊啊……”

    沈灵枝听得那叫一个面红耳赤。

    果然是海苏市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一次就来4p,够猛。

    敢情这花豹知道它主子在这,特意把她叼过来。

    哎哎,你身为爱宠,破坏你主子的好事真的好吗,你良心不会痛吗。

    花豹哪管这些,看着门虚掩着,二话不说把她丢了进去。

    快准狠。

    沈灵枝在地毯咕噜噜地滚了好几圈。

    卧槽。

    卧槽卧槽!

    她不想看活春宫嗷嗷嗷!

    然而等沈灵枝看清眼前的情形,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没有预想中活色生香,**无度的场面,唐斯年背对她坐在椅子上,跟前整整齐齐站了三名妙龄女子,她们神情诱人,嘴里哼出令人浮想联翩的呻吟,却像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杵在原地,连手指头都没挪一下。

    如果只看背影,她会以为她们在站军姿。

    妈耶,变态果然是变态,居然还训练女人叫春!

    屋里几个人都没现她的存在,正当她偷偷摸摸想溜出去时,门外传来声音,“唐少,四爷来了。”

    她吓了一跳,立刻躲到床底下。

    四爷,唐斯年的父亲?

    唐斯年“嗯”了声,却压根没出门的意思,反倒过来关门上锁,懒懒倚在床上。

    三名女子坐在床下,是距离门最近的角度,隔着衣服分别开始自摸呻吟。

    红唇,雪肤,大长腿。

    如此容易让人起性冲动的香艳美景,唐斯年的声音却称得上毫无波澜。

    “衣服别扯掉了。”

    “叫大声点,骚点。”

    “表现好有奖励。”

    沈灵枝目瞪口呆地看着三个姑娘立马跟中了春药似的各种性感自摸,甜腻的呻吟那叫一个高亢婉转,催人腿软。

    但她没想到,这里头最让人腿软的是唐斯年本人。

    他说:“看着我。”

    “嗯~唐少~”

    “胸不错,有奶吗。”

    “唔……别吸……啊……嗯……”

    “腿张开。”

    “啊,唐少轻一点……太大……啊……”

    唐斯年作为引导者,几个姑娘跟着附和。

    他的话不多,嗓音低而华丽,却不知怎么的引得三个女子更加疯狂。

    沈灵枝趴在床下,看不到唐斯年的神情。

    他明明就说了几句话,明明没碰她们,他甚至甩出鞭子,不轻不重落在女子娇嫩的肌肤上。那三个姑娘却着了魔似地盯着唐斯年的方向,轻咬下唇,眼神杂糅着**和迷恋,原本干净的内裤渗出了大量动情的液体,在她们手中出咕叽咕叽的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