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谁说他是性无能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唐斯年像在寻找最馥郁的香,鼻 尖和唇来回蹭她脖颈。

    呼吸和热度如藤蔓缠绕,暖昧四绕。

    沈灵枝呆滞几秒回神,歪着脑袋 拼命要躲开,他却不知怎么的亲到她 耳后。

    那是她的敏感部位之一。

    妈啊啊啊。

    沈灵枝背脊一麻,像被蛰了下几 乎要跳起,偏偏这会儿管家带着佣人 打开房门。

    一个男人压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还亲着脖子。

    一群人刹停脚步,空气诡异得出 奇。

    沈灵枝僵硬地扭头,对上数十只 锃亮锃亮的双眼。

    完了完了,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 清了。

    她两手一松,自我放弃地瘫在床 上。

    唐斯年的私人医生很快到了,检 查一番询问旁人唐斯年怎么会在这个 季节受寒。

    南方的秋天还甚是炎热,再加上 唐斯年平日里勤于健身,身子骨好, 生病更是少之又少,上次感染风寒还 是两年前的事,所以连医生都觉得诧 异。

    经常跟随在唐斯年身边的常风回 答,“最近少爷跟一名男子同屋共眠 的消息传到四爷耳中,四爷罚少爷泡 冰水,要少爷承诺以后不再碰男人。 少爷不肯,四爷大怒,派人把少爷摁 在冰水里,说要让少爷阳痿没精力出 柜。一直到少爷晕过去,四爷才让人 捞起来。”

    再热的天泡冰水,谁受得住?

    唐少居然为了一个男人宁肯受 罚,莫不是真爱。

    汉子们把视线不约而同投向被压 在最下方的沈灵枝身上。

    沈灵枝:“……”

    喂喂,这一个两个复杂的眼神是 怎么回事,倒是快把你们的少爷挪开

    啊喂!

    管家叹口气。

    鲜少人知,少爷其实性取向正 常,只是因为硬不起来才伪装成 gay

    性无能,这三个字对男人而言何 其伤自尊,他当然不会让他讨厌的父 亲知道。

    宁愿把父亲气得七窍生烟,也要 三缄其口。

    可是现在看来,少爷的性取 向好像真的起了变化。

    管家认真叮嘱沈灵枝照顾唐斯年 的注意事项,带着一票下属小心翼翼 关上门。

    沈灵枝怎么也忘不了管家的眼 神。

    痛心疾,复杂忧愁。

    嗷嗷,该忧愁的是她才对!

    沈灵枝此刻还嵌在唐斯年怀里, 刚才几个汉子原本要帮她从唐斯年身 下拖出,奈何见某变态眉心一蹙,那 些气场二米八的汉子们一个个就跟老 鼠见了猫一样,怂了,只勉勉强强帮 她翻了下身就撤到两米开外,气得沈 灵枝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男人不靠谱,那她自力更生丨

    没想到扭了半天,不仅没能挣脱 出禁锢,反倒感觉大腿上抵住了一根 粗硬之物。

    沈灵枝吓傻了。

    谁说他性无能的?这不是正常得

    很吗啊啊啊!

    不知过了多久。

    唐斯年一身薄汗睁开眼,目光一 垂,看到怀里的小人儿一时有些反应 不过来。

    细碎的黑下,一张脸瘦瘦小小 的,没几两肉,身子却软得不可思 议。他用横在男孩腰上的手捏了捏, 果然很软,跟着大掌下移,又是一 捏。

    沈灵枝半睡半醒间清醒了,瞬间 恼羞成怒。

    大变态居然捏她屁股!

    “你怎么在这。”

    唐斯年像是没看到她燃烧的小眼 神,无比自然地松了手,舒展身体平

    躺。

    沈灵枝气鼓鼓地腹诽。

    exm?怎么听起来好像是她轻 薄了他似的,可以再无耻一点吗。

    “您烧了。”

    沈灵枝忍了,麻溜地翻身下床。

    终于自由了欧耶!

    唐斯年明显感觉萦绕他的香气散 了不少,身子变得不那么舒坦,眉头 一拧,立刻拍拍床。

    “过来,给我擦汗。”

    “”好想拍死他。

    唐斯年惬意地闻着近在咫尺的馨 香,用内线电话派人送东西来。

    管家拿来东西,顺便测了下唐斯 年的体温,低烧,比上午的时候好太 多,管家叮嘱他继续好好休息,安心 关上门。

    沈灵枝擦完汗正准备回沙歇 着,又被叫住。

    把它穿上。

    唐斯年指着管家刚刚拿来的狗熊 玩偶装。

    吗

    这变态生病也这么不安分沈灵枝憋着一股火套上狗熊装, 按照他的吩咐上床,躺下。

    他一个转身抱住她,“从今天 起,你只需在我睡觉的时候跟我睡, 其他时间自由。”

    “……??? ”沈灵枝吓得目瞪口 呆,“为什么?”

    “我不习惯抱着人睡。”

    尝到了人体香囊的甜头,他断不 可能回到从前的模式。

    怎么舒服怎么来。

    唐斯年闭上眼轻嗅,唔,真的

    香。

    沈灵枝被他的惊世骇俗言论堵得 说不出话。

    不习惯抱着人睡?所以把她当狗 熊睡?她成了**香囊加抱枕?

    “唐少,这身衣服着实有些 热……”她试图挣扎。

    “把里面的衣服脱了。”

    “仔细想想其实挺凉快”

    挣扎失败。

    其实如果只是当一个纯粹的狗熊 抱枕,也不是那么难接受。

    可偏偏某变态就不按常理出牌。

    夜晚,唐斯年的烧完全退了,沈 灵枝因为不习惯顶着个狗熊头,怎么 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中,男人的声音低低响 起,有点异样的沙。

    沈灵枝神游天外,呆了两秒才意 识到是在喊她,转过身,“唐少有什 么吩咐?”

    “会自慰吗。”

    hat? !沈灵枝再次被某变 态雷得外酥里嫩。

    唐大少爷,您半夜三更不睡觉就 是专程来探讨男性之间的生理话题?

    唐斯年见男孩不回答,略微挑 眉,“不会?”

    等等,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沈灵枝脑子开始光转动,难 道,难道,他开始怀疑她的身份?

    她吓得心脏提到嗓子眼,求生欲 极强地脱口而出,“这个我当然会,

    没有撸过几千也有上百,想当年我还 被我舍友封为撸管第一牛魔王!”

    为了把自己塑造成杠杠的**丝形 象,她是某足了劲儿瞎吹。

    唐斯年勾唇一笑,“那么,让我 见识见识,你的封号是不是名副其 实”

    他掀开被子,修长的手指一扯, 解开黑色浴袍。

    灯光昏暗,却将眼前的场景照得 无比清晰。

    他里面什么也没穿,肌肉线条漂 亮紧实,像慵懒休憩的猎豹,他没什 么体毛,就连胯下也打理得一干二 净,足以媲美顶尖男模。

    更令人血脉贲张的是,一根肉粉 色粗壮的棒体高高翘起,威胁性十足 地轻晃。

    沈灵枝吓得差点当场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