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被脱掉裤子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的声音在此刻温柔得鬼魅。

    沈灵枝吓得差点出本音,  他怎么会在这里,管家不是把门关,上了吗!

    娇她自然是不知道,f 管家从一开始就被唐斯年要求盯着徐杰,徐杰和徐浩是兄弟,徐浩不见了,作为兄长的徐杰却看着不太挂心,着实有违常理。所以管家故意躲到一边,仔细观察徐杰的动静。果不其然,就见徐杰莫名其妙从地下室回房拿衣服。

    管家立马跟唐斯年汇报此事,唐斯年等徐杰一走,就直接隐匿在地下室的洗手间。

    徐浩的一举一动自然分毫不差地落入他眼底。

    唐斯年踩着凉气,不紧不慢逼近,“说话,舌头被猫叼走了?”。

    他身高腿长,轻而易举将她笼在他的阴影下。

    沈灵枝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脑子里演练过数句辩解,到嘴边一个字也吐不出。

    潜入地下室被当场抓包,以这大变态的性格,能给她什么好果子吃。

    她脑子里此刻只有四个字:妈啊,  完蛋。

    唐斯年在她跟前站定,瞥了眼她身后,“在我房间翻找东西,不打招呼失踪一夜,是为了这女人?”

    呃?沈灵枝从惊吓中回神,万万想不到他是这思路。 但这似乎是目前最好的解释。

    她鼓起勇气抬头,“没错。”

    唐斯年笑,“女朋友?

    沈灵枝脑子飞快地转了一圈,提&#o39;了提气儿,迅戏精附体,“唐少,你让我不跟他人有瓜葛,可你是怎么对我女朋友的?你看你把她”

    沈灵枝一肚子慷慨激昂的宣言被唐斯年堵在喉咙。

    呃,不是,这剧本不对啊,原本是想赌一赌唐斯年会不会看在徐浩这基友份儿上放走这女子,但这事不关己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莫不是,  他也准备把她关在这吧!

    “你都看到了?”

    唐斯年嗓音低低的,似笑非笑。

    她被他盯得浑身毛。

    “其实没看多少。”她怂了。

    “刚刚气儿不是还很足吗。

    既然掩饰不了,她豁出去了,直接瞪他,“看见了又怎么样!”

    唐斯年俯身,往她耳朵吹了口气,“那你呢,对我什么评价?”

    这是什么仙气,吹得她浑身哆嗦。

    她抖了抖,又怂了,“技术精湛,认真严谨”

    他捏住她下巴,“我要听实话。”ht沈灵枝怒了,这人真难伺候!

    “冷血!变态!  惨无人道!丧心病狂!  丧尽天良!

    每说一个词,唐斯年的眼底就凉一分。

    沈灵枝下巴被捏得生疼,把各种骂人近义词全都- -口气丢了出来。

    床上的女子其实早已醒了,4目睹,一名陌生男子自称是她男朋友,  她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倒是感觉到这男子跟唐斯年之间有种微妙的亲昵,她怀抱一丝希望,故意不出声,希望这男子真的能让她脱离这场噩梦。

    没想到这俩人的气氛越剑拔弩张。

    尤其是唐斯年一眼瞟过来,  那湛湛笑意中的冷光让她毛骨悚然。

    女子吓得惊叫,“唐少,我跟这位先生不认识!”

    “哦?”唐斯年笑,“徐浩,你女朋友说不认识你。”

    沈灵枝: 姑娘啊,你要这么拆台天皇老子都救不了你。

    女子抽噎,“这位先生,我十分感激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这事唐少没错,是我,我当年为了一己私欲害死他十八个弟兄,他要我放血向他们赔罪。  ”

    光说没什么说服力。

    女子下床,打开房间最是醒目的柜子。

    娇方沈灵枝回头一瞧,吓了一跳。

    里头竟密密麻麻粘贴了数张男人遗照,香炉插满烧尽的香。

    不是她想象中的变态杀人魔,也不是她脑补的人体香水制作狂人。

    只是为了复仇?

    男孩眼底的不敢置信让唐斯年眼底一沉,弯腰就把徐浩扛到肩上。

    果真是瘦瘦小小,没几两肉。

    就这么一个小人儿,让他昨晚大动干戈地找,一夜没睡。

    这小东西倒好,还在没心没肺地骂他,质疑他。

    “唐少!”

    沈灵枝脑袋朝下,肚子硌到他肩部结实的骨头难受得慌,两腿下意识踢蹬。

    唐斯年一掌拍在她翘臀上,“再动。”

    嗓音低沉轻缓,她嗅到了威胁的气息:

    妈蛋,居然打她屁股!

    特沈灵枝虽憋屈万分,但也不敢再动。

    这扛麻袋的架势一路引来唐家下属强势围观,不过没人敢多看,瞟一眼就迅别开头,内心倒不约而同掀起惊涛骇浪一卧槽卧槽, 唐少什么时候这么碰过一个人!传闻徐浩跟唐少有一-腿是真的!他们的唐少爷真是gay啊啊啊!

    大伙儿不知该庆祝唐少告别单身,还是该哀悼唐家后继无人。

    众目睽睽之下,唐斯年把徐浩扛进卧室,砰地一下关了门。娇沈灵枝被摔到床上。

    床是容易滋生**的摇篮。

    她感觉到唐斯年情绪极度不佳,想着顶多帮他口一口。

    可没想到,这次明显跟先前不一样

    唐斯年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盯着她,手指摸到左腕.上的百达翡丽表。

    哒的一声,解锁,放在床头柜。沈灵枝心里猛一咯噔。

    这个动作在她前世临死前再清楚不过,是他要肉她的信号。

    妈啊!

    沈灵枝反应过来急忙要逃,脚腕瞬间被男人扣住,拖回。

    唐斯年的身子覆了上来。

    她被压得死死的,像砧板上的鱼,臀后清晰抵着男人尚未勃起的性器。

    他的唇擦过她耳廓,呼出的气流似情人间的爱语。

    “冷血? 变态?惨无人道?这评小生敬价真让我惊喜,是我之前是对你太纵容了。  ”

    原本看在小东西- -时难以接受男男交往,他给他时间适应。

    现在看来,压根没必要。

    男性和男性之间本就不需要那么多婉转迂回,该怎样就怎样。

    市唐斯年埋在男孩温软的颈窝,深深嗅着,唇腻着过分雪白的肌肤厮磨。

    沈灵枝咬唇,努力克制颤的身躯。

    她感觉到抵在臀后的性器很快变得火热肿胀。

    漫画更要命的是,她的身体正处于情期,光是闻到他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就能让她热血沸腾。再被他的性器一烫,她的腿心就开始莫名其妙地痒,热流一股一股往外溢。

    怎么办怎么办?

    “唐少,我来帮你自慰。”

    “一会儿。 ”

    “我帮你口。” ——

    会儿。

    “我帮你

    “怎么了, 对我这个变态这么主动?”

    唐斯年低笑,油盐不进,大掌揉捏她的臀。

    沈灵枝紧张得大脑高运转,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拉裤链声。

    她头皮一麻,微微侧头,隐约瞧见唐斯年在撕开什么,往胯下套去。

    难道是安全套? !

    沈灵枝猛然感觉臀部一凉,竟是裤子连着内裤一起被他扒下去。

    妈啊啊啊!

    她吓得要往前扑,唐斯年稳稳当当扣住她翘臀,高高捞起。这屁股看起来又白又嫩。

    唐斯年亲吻丰盈的臀部曲线,掰开臀瓣,察看一会儿要入侵的菊穴。

    果然一如他所想,小小粉粉。

    可当他的视线沿着菊穴往下梭巡时,目光凝固了。

    那是两片光洁饱满的贝肉,被两条嫩生生的大腿挤着,  凹下的沟壑泌出透明香甜的水液,是属于女孩情动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