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惩罚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唐斯年的动作不疾不徐,却融着一种让人无力抵抗的邪气。

    身体像被无形的绳索束缚,她一时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妖孽十足的脸在她跟前放大,  任由舌头厮磨她口腔上颚,她痒得不得不含住男人软而火热的舌。唐斯年故意搅弄出大片水液,盈满她口腔。  她为了吞唾液,只得含着他舌头往嘴里吸。

    唐斯年眼里浮着魅惑的笑意,大掌插入她丝,更加肆意挑弄她清甜的小嘴。  他的香气丝丝缕缕渗入五脏六腑。

    他搅出的水声极其色气,春药似地催她泌出更多的**。

    她几乎忘了呼吸,脚尖酥得一点点绷起。   一直到男人大掌罩住她一边嫩乳,她才吓得回神,;两手抵在男人胸前推开。这还真把唐斯年推开了

    他随意穿着黑色浴袍,没系带,漂亮紧实的肌肉一览无遗,胯下一根粗长的昂扬却强势占据眼球,  翘得野性火热,圆头顶端还在淌着清液。

    沈灵枝吓傻了。

    不是才刚刚射吗,怎么又硬了!“你,你怎么能

    唐斯年轻舔嘴角的湿液,舌尖魅似红酒。

    “不是说不要,刚才谁把我舌头吸那么紧,嗯?”

    沈灵枝脸颊一烧,手忙脚乱拢起衬衫,“明明说好我卸完妆就不碰我!”

    唐斯年一派绅士风雅,把玩她纤细的脚踝,“我有说答应吗?

    不过是见她一副被强暴的样子高喊“不要”,他才停下来。

    不想跟他上床?他有的是办法让她心甘情愿。

    沈灵枝简直要气晕。

    “你看我的脸!  “嗯?”

    嗯什么嗯,他不是一直派人在找她吗。连她的模样都没认出?

    她要气吐血,“你是不是脸盲?我是

    唐斯年低笑,“知道,沈家小妹妹,你果然活着。”跟着话锋一转,“那又如何?”

    沈灵枝瞪大眼,什么叫“那又如何”,“你不是在找我吗?你找到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做这个?”

    “那是另一回事,之前并不认识你。”唐斯年牵过她的手,一点点亲吻她指尖,“现在与我而言,不论你叫什么,是男是女,本质都是你,有区别么?”反正都要被他肉的。 她呆了呆,这话好像没错,可又觉得哪里不对。   对了,既然他之前不认识她要找她做什么?还是说他在骗人?

    唐斯年见女孩傻乎乎瞧着他愣,嘴角微妙地勾了勾,一掌包住她大半个脚,拨弄她珍珠般圆润的脚趾尖,那脚趾立刻像受惊的小鱼儿后缩了下,又被他牢牢扣住。

    沈灵枝那个气啊,又憋屈得不敢表现出来

    “说了卸妆不碰我就不能碰我,你不能食言。  ”

    什么认识不认识,差点被他绕晕,现在别被拐上床才是重点。

    “好,你说什么就什么。”唐斯年怜爱似地摸到她臀后捏了捏,托起她臀部,随手扯了另一件他惯常穿的浴袍给她从头到脚披上。

    沈灵枝惊得要挣扎,“你要做什么。  说了不碰她还不撒手,这大变态是嘴上一套行动一套吗!

    “抱紧了,走光我可不负责。

    唐斯年嗓音很是愉悦,不由分说

    打开卧室大门,正巧门外有他的下属经过,她吓得立刻搂住他脖子,整个人跟猫似地缩在宽大的浴袍里,心里把他骂一万遍,混蛋!变态!

    唐斯年嘴上说走光不负责,看向下属的眼神却透着警告,下属们只来得及看到自家一向穿着考究大气的主子怀里抱着团小东西,锁骨大敞,腰侧垂下两条白嫩细幼的脚,一个个把头瞥到一边,内心又掀起惊涛骇浪。

    卧槽!这次是个女孩!

    唐少果然魅力无敌,男女通吃!

    沈灵枝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只能埋在他怀里控诉他,“言而无信,大骗子!  ”

    声音闷闷又娇憨,他好笑地低头,薄唇蹭着她白嫩的脸颊,“小灵芝,  你自己说说,  到底是谁先骗了谁,嗯?”

    喂喂喂,怎么就叫.上“小灵芝”了,她特么跟他不熟好吗!

    唐斯年一路抱着她去往地下室,沈灵枝趴在他肩头偷瞄到越来越暗的光线,心里越不安,“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说我想做什么?

    唐斯年似笑非笑打开一间门,转身把她压在门板上,“没有一个人能骗了我还能置身事外,小灵芝,  你必须要接受惩罚。”

    房间乌漆墨黑一片,她不知道这个房间到底是什么功能。

    冷气混着他的香气扑向她感官,像要穿透她心脏,她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妈啊,  严刑逼供?满清十大酷刑?

    她怂了,“唐少,我身体不好,承受能力差,一不小心就会被弄死”

    所以手下留情啊啊啊!

    唐斯年没说话,突然把她放下,剥去她身上的浴袍和衬衫,倾身吻了上来。

    在陌生地方被扒了衣服还被强吻,  她出于防御的本能吓得急忙推他,双手随即被他单手牢牢扣在腰后,胸部上围,下围,腰肢,手臂跟着传来束缚感,像被什么绳子捆了起来。

    等他两手松开,她伸手想继续推他,  就完全动弹不得了。

    唐斯年的舌头从她嘴里撤出,亲了亲她的唇。

    “真乖。”

    灯慢慢调亮。

    沈灵枝第一时间低头,现自己身上缠着被她用来束胸的布条,羞恼得满脸通红。

    这种诡异的捆绑术她见哥哥用 过,越挣越紧

    如果不是他刚才强吻导致她各种挣扎扭动,她也不会到现在动弹不得的地步。

    他强吻就是为 了绑她!

    这就是他的惩罚?

    唐斯年退后一步欣赏片刻,眼神毫不遮掩的露骨,接着把她打横抱起,大步往房间中心走去。她像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入眼是一片精致的星空天花吊顶。

    星光般的灯芒柔而逼真,仿佛置身在真正的银河之下。

    墙上布置了好几个黑色音响,  房间有两条可坐四五人的长款沙,正前方挂着巨大的投影幕布,  细节处处奢侈低调,原来这里是他的家庭影音室。

    可是,既然是影音室,为什么正中间摆了张大床? !

    沈灵枝脑中警铃大作。

    唐斯年背对投影幕布坐在床边,将她双腿打开,面对面跪坐在他身上。

    他的昂扬就压在她软软的肚皮,上,她咬着下唇,努力克制腿心要泌出的热流,  偏生他轻抚她后臀曲线,状似为难,“小灵芝,要我不碰你没问题,可你犯了错必须受到惩罚,  这可怎么办呢?”

    舌尖在她唇上舔了一记,迫使她松开咬唇的牙关。

    “不如这样。

    唐斯年提起她腰肢,让她的花穴对准他昂扬的龙头,慢条斯理启唇,  “我们看部影片,在影片结束前就保持这个动作,一旦你支撑不住,坐下来了他压下她后颈,在她唇上吸了一口,眉眼尽是邪气,“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嗯?”

    他的**很大,即便只是轻轻抵在她穴口,也彰显一种十分强烈的存在感。

    沈灵枝强忍那股磨人的瘙痒,问他,“影片时长多少?

    小东西倒是精明了,唐斯年笑,打开影片,沈灵枝扫了眼时长,半个钟。

    半个钟,膝盖还是跪在床上,比扎马步什么的舒服多了。

    “好。

    沈灵枝应下来,接着狐疑补充一句,“不许反悔。

    她不相信他这么简单放过她。

    唐斯年懒懒噙着笑,  声音极低,“一言九鼎。

    她没现他下腹绷得极紧,抵在嫩穴的**悄声无息溢出清液,**分明空前高涨。

    影片开始进入序幕,是国外的片子。

    开头是一名青春靓丽的金碧眼少女手持电影票,站在街边等人,接了个电话后,似乎是朋友不能到场,她独自进了电影院。

    才三十分钟的时长,难道是美剧?

    沈灵枝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投影幕布上,就在这时,胸前传来温热的鼻息,她吓得低头一瞧,唐斯年似在:嗅她**的香气,,用高挺的鼻尖轻蹭着,薄唇若有似无划过她雪白的嫩弧,  突然间,张嘴含住粉色奶尖。

    “”

    特她两腿一颤,差点滑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