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菜的效果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前男友?还是复数?

    沈灵枝瞬间觉得头里像插了几把屠刀,寒意直逼大脑皮层。

    “那都是过去式了。”她扯着笑,求生欲极强。

    唐斯年把玩她丝,慢条斯理道,“不用紧张,谁没有过去。跟我简单介绍一下,一会儿我也好多加款待他们。”

    他还是挺明事理的嘛。

    沈灵枝微松口气,结果刚开口就一个卡壳,“你还没说来了谁?”

    “就两个人。”两个人。

    沈灵枝第一反应是谢暮和程让。唐斯年说他们是特地来找她,似乎笃定她在这里。在几个男人里,只有谢暮身怀异能有找她的本事,也只有他绝对不会低调,到处申明她是他老婆。而谢暮跑出来,程让一般也会跟着以防意外。

    于是沈灵枝答,“谢暮还在生病,话少,不擅长跟人相处,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请你别放在心上;程让爱干净,不挑食,性格温和容易相处,你跟他可能更聊得来一些。”

    她自认为评价很客观。

    然而等到的却是诡异的沉默。唐斯年的手从她丝离开,转而摩挲她脸颊,“小灵芝,原来你的前男友有四位。”

    她心里猛一咯噔。

    “今晚到访的只有纪长顾先生,傅景行先生。”

    !.!. ! ?卧槽,中套了!沈灵枝冷汗都要下来了,尴尬地轻咳了声,“这样啊,他们两个平常大鱼大肉惯了,随便招待-下就行。”

    求别再套她话了,这不算背叛吧,特喵都是前任啊。

    只不过傅景行和她的事被唐斯年查到不奇怪,可纪长顾跟她的事他怎么知道?

    沈灵枝万万不会想到是纪长顾本人“不经意”间透露出去的。

    唐斯年的目光逐渐下移,染着不明热度,“不管怎么说,他们曾经照顾过你,还是得感谢一下。起码得帮他们试试,壮阳菜有没有效果。”

    倏然下颌被两指捏住,唐斯年俯身含住她下唇。

    “唔。”

    舌头携着他的香气长驱直入,他像品红酒一样吮弄她的唇,眼神勾魂摄魄锁着她,她看着他的眼睛,大脑一片空白,笔直的西装裤贴着她光裸的小腿,暧昧又舒服.

    “”

    给她换口气的工夫,他换了个角度再次吮住。

    沈灵枝被亲得两腿软,两手不得不揪住他腰间布料才稳住身形。

    哒的一声细响,唐斯年解下百达翡丽表搁在一边。

    沈灵枝一听这声音头皮就麻。妈啊,这是又要上她!

    可这里又不是他的专属厨房,唐家_上下任何一人都可进出。

    “唔别她慌慌张张地推他。

    唐斯年卸下领带,轻巧地将她双手缚在身后,把她抱.上流理台。

    “乖,为了试试壮阳菜的功效,配合一下。”

    也就这大变态能把精虫上脑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她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一会儿客人就要来了,你别

    唐斯年吻上她腿心的娇花。

    她的裙子,系带内裤都是他特别为她准备,方便他享用。

    他的舌头灵巧地在她小小的穴口研磨,她弓起腰身想躲,孰不知这动作更加贴近男人的唇,她像被他含在嘴里的黄油,一点点化为蜜水。

    “别舔了,别”

    她又痒又麻,脚趾蜷着忍不住踢蹬,却被他两手牢牢箍着脚踝。

    花核红得要滴血,穴口更是被蹂躏得可怜兮兮直哆嗦。

    下腹猛然涌出一小股热流,强烈到令人战栗的快感直冲大脑皮层。

    唐斯年起身剥开她上衣,将她衣裙堆到腰间。

    跟着解开衣扣,褪去西裤。

    肌理分明的胸肌轻挤她两团嫩乳,硕大的圆头在她痉挛的穴口蹭了几下,毫不犹豫地直压而入,她立刻感到体内被一根粗长硬烫的棍体满满充实,侵犯性十足地抵在宫口。

    他的性器很硬,不管抽出还是插入都能碾出一片水液。

    她低头看了眼就羞得面红耳赤。人鱼线下方的棍体全部埋在她身体里,很深,只留两个鼓涨的囊袋卡在穴外。

    “真紧。”

    他徐徐抽送,变着角度轻轻撞击,鼻尖亲昵地嗅她颈部馨香。

    唐斯年身上仅套着一件纯黑衬衫,衣衫大敞,将他性感结实的躯体毫无保留展现在她眼前,活生生诠释了衣冠禽兽几个字。硬邦邦的胸肌磨着她**,把她双脚盘在他窄臀上方,她完全能感知到他耸动的幅度和力度。

    周身空气涌动浓烈的**气息。“嗯

    沈灵枝很快就难敌他的攻势,软软地瘫在他怀里。

    她不明白这次情期怎么这么长,被他多碰几下她完全就受不了。

    下面出水更是惊人。

    每插一下,**就痉挛一下。

    他稳稳当当大开大合,**直顶深处嫩肉,撞出啪啪啪羞人的声响。

    晃动的圆乳有规律地弹在他胸肌。

    她微微抬头,就能看到他滚动的喉结,诱人无比。

    下腹痉挛的频率越来越强。

    唐斯年感觉到她要**,嘴角一勾,抽去她腕.上的领带。

    她两手下意识从衬衣里攀住他背阔肌,像抱住大海里最后一根浮木。

    偏偏在这个时候,外头传来脚步声。

    有人来了!

    沈灵枝勉强恢复了点神智,慌慌张张要躲,唐斯年好笑地看她像只受惊的猫,突然搂紧她的腰,加快抽送度。

    “不别

    **痉挛的频率越厉害。

    只要外面的人进来,就能看到她衣衫不整坐在流理台上,被男人扣在怀里密实抽送。

    太羞耻了。

    她吓得越绞紧他进出的**。唐斯年闷哼了声,低头猛吸她挺立的奶尖。

    “嗯 .”

    外面的人隐隐听到里面传来啪啪声和呻吟声,大老远就面红耳赤地停住脚步。

    “唐少,纪先生和傅先生到了。”她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唐斯年松开奶尖,声音格外低哑,“先让柑橘去迎接他们。 ”

    纪长顾和傅景行真来了沈灵枝脑子里刚闪过这两个人名,就被唐斯年抱到身,上密集抽送。

    她不得不抱紧他,大段的**在她雪白的股间快隐现,撞得蜜水四溅。

    受不了,真受不了。

    她猛然夹紧他的腰,**剧烈痉挛,涌出大股热液。

    唐斯年掐着她雪白的臀急抽送几十下,抵着收缩的花心射出滚烫浓浆。

    **初歇,她瘫在他怀里喘气。可以放过她了吧,可以去会客了吧

    唐斯年厮磨她的脸问,“舒服吗?”

    这是什么鬼问题!

    “看来壮阳菜还是有效果的。”说话间,埋在她体内半软的**渐渐涨大。

    沈灵枝惊得睁大眼,“真没办法,效果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好。”

    唐斯年无奈般地轻笑,手上毫不含糊把她剥了个干净,从后重新插进来,用前所未有的度折腾得她**迭起,她的呻吟溢满了哭腔,他也只是低头抚慰似地吻她,下身动作不曾停歇。

    死变态,说什么不介意过去,都是骗人的。

    等第二次射完,唐斯年这才放过她,帮她捡起裙子穿上。

    内裤被她红着脸夺了过来。

    他也没强迫,自己慢条斯理地穿:上长裤,衬衫,系上水晶扣,最后戴回百达翡丽表,又是衣冠楚楚老派绅士的模样。

    “你自己休息一会儿,我去招待客人。”

    唐斯年怜爱般亲亲她的脸,优雅迈出厨房,可谓是精神焕。

    沈灵枝坐在流理台上,腿间的液体怎么也擦不尽,怕一会儿就有人进来端菜,她哆哆嗦嗦急忙套上内裤。没想到刚落地,两腿一软,哐啷一声就打翻了一盘菜。

    沈灵枝:

    盘子没碎,菜却毁了。

    人一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

    沈灵枝生怕又被那变态揪着什么把柄,急忙把地上收拾干净。被掀掉的菜肴是韭菜炒鸡蛋,她会做,看厨房里还有剩余的材料,干脆撸起袖子自己干。

    半个小时后, 佣人奉了唐斯年的命令过来端菜,无人现异样。

    沈灵枝大松口气,坐在厨房的椅子_上休息。

    不知不觉,两眼一黑,她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