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奶声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沈灵枝面红耳赤,扫了眼就慌忙错开目光。

    可**上的刺激太过强烈,不管睁眼闭眼,都能清晰感觉到他舌尖的湿热舔舐,胸部涨涨麻麻的,正常情况下没怀过孕的女性没有奶水,她却感觉像有什么汁水要被他吸了去,指尖都是酥软的。

    “小光,轻,轻点……”

    她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性趣高涨。

    浑身骨头仿佛被他嘬软,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沉着声,舌尖因为勾着乳肉有些含糊不清,“叫好听点,我就放轻。”

    “小光!啊……”

    他重重一吮,她弓起腰肢。

    顶上灯光灼目,她侧过头,不巧看到电视屏幕倒映出他们交缠的轮廓。

    浑圆的乳儿一边被吸住,一边挺翘沾着津液,在柔和的灯下散淫糜的光,她深陷沙,弓起的腰肢看上去仿佛迫不及待把奶尖送入男人嘴里,光裸的细腿被迫勾到他后腰,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掌按在她侧臀,像随时要掰开她的腿进攻禽干。

    太羞耻了。

    “去房间好不好……”

    她红着脸推他,被他单手摁过头顶。

    **在细缝来回滑蹭,显现出硕大骇人的形状,把她私处折磨得颤栗连连。

    “来不及了,我现在就想禽你。”

    他紧紧锁着她,薄唇泛出莹润惑人的光。

    “腿打开点,夹这么紧我怎么禽。”

    明明腿都被他挤开了还想怎么样。

    她羞愤地将两腿紧收,把他腰夹痛了才好。

    谁知这一夹,男人窄腰蓦地下压,硬烫的圆头满满撑开她贝肉,沉入她紧致的蜜处。

    “唔……”

    好深,好涨。

    **直顶她宫口,把她私处全部填满。

    嫩穴不知所措含着他的**,他偏偏微微后退,又一次深深缓缓地挺入。

    明明他没有用力,她却被顶得两腿一个酸软,从他后腰滑下去,被他挂到肩上。

    “别……别……嗯……”

    她攀住他两条健硕的胳膊,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腿心那根热棍缓慢进出,快把她的身体给融化了,好热好热,想让他停止,可又怕停了更痒。

    耳边传来咕叽咕叽吞吐**的水声。

    两个囊袋一下一下,有规律地压在她颤栗的穴口。

    粗硬的耻毛刮擦她可怜兮兮的阴蒂。

    下腹开始不受控制地溢出暖流,私处阵阵痉挛,她绷紧脚趾,感觉快要**。

    嗡——

    桌面传来手机震动。

    她一个激灵循声看去,居然是池俊的来电。

    这种时候怎么接得了电话。

    沈灵枝刚想拿过手机摁掉震动,一只手比她更快地捞起手机。

    她愕然对上男人意味不明的视线。

    瞬间她就有种不妙的预感。

    “小光,手机……还我……”

    “不是说要做我的人吗。”他亲昵般贴近她耳朵,吐出灼灼热气,“那让我听听,在我禽你的时候,你怎么跟池俊虚与委蛇。”

    不等她拒绝,他划下接听,放在她耳边。

    沈灵枝瞪大眼睛,这个混蛋!

    听筒里已经传来池俊略微焦急的声音,“程小姐,凡哥到家了吗?”

    男人的**还在她身体进出,变着角度轻顶她嫩肉。

    她讨饶般跟他摇头,无声平复了下呼吸才勉强用正常嗓音道,“不清楚,我……去看看。”

    她捂住麦克风大口换气,他掐着她腰,恶劣地重禽几下。

    唔……好舒服。

    不对不对!

    到嘴边的呻吟生生被她咽回去。

    池俊在那端一无所知,絮絮叨叨,“刚刚聚餐我不过是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凡哥就不见了,车不见了,电话也不接,真是急死人。找到凡哥了吗?”

    她眼里含着水雾用口型让他别动。

    这次他终于乖乖停下。

    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又开始吃她**,松开麦克风道,“他在洗澡。”

    好难受。

    原本快到**,因为这通电话生生中断的感觉已是非常不好受。

    眼下他停住,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更是要把她逼疯。

    可她偏偏什么都不能说,这种时候哪能做。

    那边的池俊大松口气,“幸好没乱跑……”

    就在她以为池俊要挂电话时,他又起了个话头,“你这几天真没现凡哥的异常?”

    沈灵枝要崩溃,怎么以前没觉得他这么多话。

    “没……他看着跟平常没两样。”

    “是吗?可我总觉得他哪里不对。”

    说到这,听筒突然传来嘟嘟两声,池俊跟着道,“你等我一下,先别挂,有个电话打进来。”

    池俊切换到另一个来电,沈灵枝这边的听筒安静下来。

    “说完了?”

    她急急忙忙摇头,“没,池俊还没挂,只是切换另一条线……唔,别……”

    他又开始耸动臀胯。

    硕大的**密集地撞击她敏感的嫩肉,她的臀部悬空,清晰看到粗长的**在她腿间打桩似地进出,两个囊袋打出啪啪啪**音律。

    她死死地捂住手机麦克风,喉咙一忍再忍,终于忍不住出哭腔,“不要……别……”

    如果池俊这时候切换回来一定会听到的。

    要让池俊知道他们上了床,她说不定会被撤职,然后再也无法保住小光。

    她扭着臀,想逃开窒息般高涨的快感,浑然不知紧张状态下的嫩穴把男人勃的**夹得愈欲仙欲死,6少凡头皮麻,咬着牙把女孩私处凶狠地往胯下摁。

    “吸得那么紧,还说不要?”

    “不……嗯……”

    她努力压着嗓音,听到男人耳里是软软娇娇的鼻音,奶得不行。

    一股凶猛的热流直蹿下腹。

    他的眼神变得如深渊般可怕,像被厚重的乌云覆满,狂风暴雨来临的夜。

    身子被重重一压,他臀肌紧绷,连带撞向她白嫩的**。

    “啊……慢……唔……”

    她语不成句,清晰感受到体内**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挺弄她私处,又热又硬,像要把所有精液送入她子宫才肯罢休。她像沸腾的嫩豆腐,雪白滚烫,浑身震颤,挂在他肩上的小腿止不住地痉挛。

    “叫得那么娇,不就是想让我**死你。”

    粗长的**把女孩白嫩的花苞完全禽开了,翻出嫣红的媚肉。

    交融的体液从结合处溢出,又被男人鼓涨的囊袋甩飞。

    私处敏感的嫩肉被撞得颤栗哭泣,痉挛的频率与男人**度高度一致。

    强烈的电流从头皮炸开,她几乎要喘不上气。

    不行,不行了……

    “晤……”

    眼前划过长达几秒的白光,热流从体内冲出,她哆哆嗦嗦地泄了身。

    与此同时,6少凡被她奶声奶气的哼叫刺激得浑身酥软,腰眼一麻,俩手掐高她两瓣浑圆的臀,狠狠射入她体内。

    好热。

    “程小姐……”

    听筒突然传来池俊的声音,她从**的余韵回神,吓得手一抖,挂断了。

    手机很快再次震动,池俊重新回拨了来。

    “程小姐,怎么挂掉了?我刚刚好像听你叫了下,出什么事了吗?”

    他应该只是听到一点尾音,所以并不确定。

    即便如此,沈灵枝还是觉得羞赧极了,清了清嗓子道,“抱歉,我刚刚手滑,手机掉了。”

    “原来是这样。”池俊隐约觉得那边呼吸声有些重,旋即又想可能人家在阳台上接听,风大,也就没想那么多,“我刚刚说到哪里来着?对,我觉得凡哥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所以我给他临时接了个慈善演唱会,就在一周后,你帮我好好观察他。”

    沈灵枝耳朵一凉,一下子清醒了。

    个人慈善演唱会,不仅考验一个歌手的现场唱功,还考验其心理素质,临场挥,舞台表现力,调动现场气氛能力等等。6少凡出道九年,对付大场面得心应手。可小光不一样,他没有任何演出经验,完全是一片白纸,稍有破绽就能被池俊他们识破。

    她急急忙忙开始抓着小光恶补主人格演唱会视频。

    旧曲目小光没多大问题,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最大的问题就是上台。

    她把主人格的习惯动作,姿态,表情,全部完完整整记录下来,让小光演绎。

    而当事人却一点也不急。

    俩人一起看演唱会视频,经常看着看着,她叽叽喳喳指指点点,说得口水都快干了,结果一扭头,现这货压根没看视频,就盯着她。

    仿佛她黑乎乎的脑袋比视频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