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救人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几秒沉寂,光头男乐不可支地拍着大腿笑。

    “哈哈哈哈哈,他是6少凡?我他妈还是迈克尔杰克逊!”

    沉灵枝心里一沉。

    “大哥,你觉得这种时候我会开玩笑?”

    光头男笑声一顿,目光满是戏谑,“行啊,说是6少凡,给老子证明看看。”

    “护照在房间里,你们可以去拿。”

    “护照?谁要看那破玩意,这年头出来混的谁没几个假身份。”

    “那手机里的通讯录……”

    沉灵枝才把话起了个头就噤声。

    糟糕,手机扔海里了,上哪找什么通讯录证明身份。

    “不然我请他给你唱两……”

    就在这时,门开了,有人进来在光头男耳边嘀咕了几句。

    沉灵枝趁机转头看向6少凡,恳请他一会儿唱两段。

    他回望她,丝微乱,琥珀色眼睛平静不带一丝慌乱,令人心安。

    等进来的人离开,她扭头,“大哥,他……”

    声音戛然而止。

    太阳穴被抵上冰凉的枪口。

    光头男已不复方才调笑姿态,目光犀利,“我说妹子,你是在拖延时间吗。”

    “他马上就唱。”

    “唱个屁,这年头靠跟明星撞脸赚出场费的多得去了,老子他妈信你们的邪!”

    沉灵枝手心冒出了汗。

    原来这人从头到尾就不打算相信6少凡本尊在这,把他们当笑话看。

    现在态度大变,估计是跟刚才进来的人有关。

    果然,光头男冷笑,“他妈刚才居然有几个gui孙子袭击我们,想抢走芯片。算你们运气好,东西还在,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俩。”

    沉灵枝捕捉到一丝希望。

    “你们抓到人了吗?我们可以对质。”

    光头男一愣,哈哈大笑,“你这女人胆子不小。说来那几个gui孙子其他本事没有,溜得倒挺快,不过还真让我们逮到一个。”他用枪口敲她的头,“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如果一会儿拉进来的人你们确实不认识,我就姑且相信你们,放你们走。”

    能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当然。”

    光头男嘴角挂着奇异的笑,拉开门让弟兄把人带来。

    沉灵枝现在对那个什么江庆的团伙感到生理厌恶,已经做好用眼神杀死对方的准备。

    哪知当人被拉拽进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池俊?!

    池俊看起来没少挨一顿打,嘴里塞着团破布,吸气少呼气多,羽绒服皱巴巴一片,头也乱成了鸡窝。

    光头男扯高他头迫使他抬脸,问沉灵枝,“看清楚,认识吗?”

    池俊撞上他们的视线,眼睛蓦地睁大。

    显然也没想到彼此会在这种场合打照面。

    光头男见无人说话,没了耐x1ng,“认识不认识他妈倒是吭一声啊!”

    沉灵枝这下思绪全乱了。

    原以为抓来的人是这些人的死对头,她可以毫无负担地说不认识对方,逃离此地。

    谁知落入虎口的竟是池俊——跟他们一样无辜。

    这样让她如何能见死不救?

    但留在这里,大家也是死。

    不如先逃出去报警。

    “我不认识他。”

    沉灵枝斩钉截铁。

    目光一扫,看到的却是池俊刹那间褪去血色的脸。

    “不认识?好!”

    光头男十分干脆,一个抬手示意,有人进来直接把池俊当死物拉拽出去。

    他挣扎双手,嘴里唔唔直响。

    许是光头男爽快得太过诡异,又或许是池俊的呻吟让她心慌。

    她忍不住制止,“等一下,你们要把他带去哪里?”

    “妹子,你的话还真多。”光头男y1n恻恻地勾唇,“行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这人看着像新手,知道不了多少机密,也就没那个价值让那帮老鼠跟我们赎人。我们楚爷不养废物,也不屑亲自动手杀人。所以只好等半夜邮轮行驶到鲨鱼活跃海域,把他跟鱼血一起丢进海里,是生是死,看他自己造化。”

    他的语气仿佛在讨论今天会不会下雨。

    沉灵枝听得头皮麻,通ti生寒。

    眼看着池俊要被完全拖走,她急急忙忙脱口而出,“他叫池俊,我认识他!”

    光头男的神情毫不意外,“妹子,你耍老子呢。”

    “不,是真的,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想自己逃出去,他是我同事。”

    “那他呢?”

    光头男下巴点了点她旁边的6少凡,“他看上去可不像认识这人。”

    沉灵枝心里一咯噔,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对小光而言,6少凡的团队是追杀他的敌人,他……没有那个义务和情分对池俊伸出援手,她也没资格要求他什么。

    6少凡面无表情注视正前方冷墙,沉默。

    答案不言而喻。

    她颤抖地低下头,不敢看池俊充满绝望的眼神。

    光头男还以为能看到揭露人x1ng丑恶的撕逼大战,没想到过程这么平淡,深感无趣地挥手,池俊继续被往外拖,没再出任何挣扎。

    “他叫池俊。”

    耳边忽然传来低缓磁x1ng的男声。

    因为声音不大,她一度以为自己幻听。

    “你说什么?”光头男似乎也颇为意外,“我可提醒你,这是唯一一次放你们走的机会。”

    池俊也怔住了,涣散的瞳孔焦距在不远处的人影,神情恍惚。

    他其实已经放弃了,凡哥的第二人格到底有多凶残,他是亲眼见识过的。

    更何况他们团队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设计“杀”死他。

    这样的第二人格,怎么可能救他。

    怎么可能。

    6少凡神色淡淡,“我讨厌他,不想因为他背负人命,那更讨厌。”

    她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一眨不眨,结果就是目睹他耳根以ro眼可见的度染上薄粉。

    果然,这才是她当年认识的小光。

    外表凶狠内心柔软的少年。

    光头男大笑,“有意思。”

    池俊获救了,沈灵枝和6少凡却跟着遭殃了。

    那些人轮着来审问他们,逼问另一半芯片的下落。

    这种东西他们哪里清楚,除了说不知道还是不知道。那些人混道上的,一言不合就武力施压,6少凡和池俊一天起码要挨五轮打。

    池俊也不知是不是为了报恩,被殴打时总挡在6少凡跟前。

    三天下来,俩人身上的伤简直可以用惨烈形容。

    只是池俊更惨,几乎奄奄一息。

    所幸那些人似乎不对女人下手,所以沈灵枝幸运地没被伤及分毫。

    也许因为伤势惨重,那些人不再二十四小时看着他们。

    沈灵枝看俩人十分痛苦,只能试图用聊天转移他们注意力。

    她问池俊怎么登上这艘邮轮,池俊说一通电话上级领导就帮他搞定了。

    万恶的资本力量。

    她问池俊怎么被抓来的。

    池俊叹气,说他也很懵逼,好端端地在跟路人描绘她和6少凡的外形打扮,突然就被抓走挨揍。本命年都没这么衰。

    池俊跟着道:“其实抓我们的都是楚爷的人,楚爷跟唐家一向交好,如果能证明我们跟唐家的交情,肯定会放了我们。”

    她诧异,“你们跟唐家有交情?”

    “唐斯年是我们经纪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可问题是,怎么证明?”

    池俊轻轻摇头。

    手机早在第一次被殴打中掉了,他也不记得唐家任何一个号码。总不可能让那些人现在就把唐斯年请来跟他们面对面对质,再说,唐斯年不一定会来。

    6少凡闭着眼靠墙,自始至终不一语。

    沈灵枝以为自己还算是安全的,每天都在努力地想逃脱的法子。

    万万没想到,在某一次上厕所时她听到隔壁男厕传来龌龊可怕的对话。

    “前几天抓来的妞儿真他妈正点,长得白白嫩嫩,腰细腿长,乃子也大,看得老子**都硬了!真想怼死她,给老子灌j1ng!”

    “那张小嘴才**,吸起来肯定爽。”

    “听说她叫什么橙汁,哈哈哈,人如其名,下面那张小嘴肯定水多又甜。”

    “别想了,峰哥说要把那妞儿送给徐老,收个人情。”

    “徐老今年都八十好几了吧,之前送给他的女人疯的疯,病的病,这么个极品妞儿给他真浪费,玩几次估计就把她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