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男人们近况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凡哥,你在看什么?”

    一旁的池俊循着他视线看去,“这不是小程吗,她有男朋友?长得还很帅啊!啧啧,前几天还听说我们宣传总监小赵想追小程来着,看来没指望了,你说是不是凡哥。……凡哥?”

    池俊扭头,后知后觉现6少凡已经走远了,背影冷飕飕的。

    不会又嫌他唠叨了吧!

    “凡哥,等等我!”

    沈灵枝完全没注意到不远处的小揷曲,注意力都被许叶吸走了,从未想过在遥远的京城能遇上好友,她缓过神后抱着许叶又哭又笑,“我的妈呀,你怎么会在这里?呜呜呜,幸福来得太快,我不是在做梦吧!”

    许叶紧抱着她,沉而乱的呼吸像心跳打在她耳廓,反常地久久没说话。

    还是宁嘉儿率先打破别后重逢的画面,“哥,你们站在门口干嘛呢,进来坐啊。”

    哥?

    许叶终于松开她,沈灵枝这才意识到这里是宁嘉儿病房门口,还有不少路过的医护人员向他们行暧昧的注目礼,她感到丢脸,飞快擦干泪花,“啊……抱歉嘉儿姐,水果和花都被我摔坏了,我再去买。”

    “不忙。回头请吃饭就好了,过来陪我这个病患聊聊天。”宁嘉儿拍拍旁边的椅子,目光在他们不一般的男女间距定格,“哥,这是你女朋友?”

    “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好朋友,因为太久没见面,所以有些激动。”

    沈灵枝下意识撇清关系,忽然想到前世里他怀揣细腻的心思对她长久守候和陪伴,愧疚心起,连忙看向许叶。没想到他也在看她,眼睛很黑,没有哭过的痕迹,对上她目光还笑了笑,像老朋友。反倒她双眼通红,更像是她对男方单向情感宣泄。这下她也摸不清他思绪了,也许他对她没那么喜欢,介于好感与喜欢之间。

    两个女人都看着许叶,许叶顿了两秒,“嗯”了声表示赞同。

    宁嘉儿微不可察松开紧握的手。

    “宁嘉儿,我妹妹。”

    他对沈灵枝介绍。

    许叶这次就是专门来探望宁嘉儿,晚上八点下飞机,十分钟前才到病房。如果沈灵枝早十分钟离开医院,俩人就会像电视剧一样狗血地错过。

    “许叶哥,你从没说过你妹妹居然是嘉儿姐!”

    这事儿太让她震惊,从病房出来她还不忘念叨两句。

    谁让许叶平曰里一副孑然一身的艺术家模样,口中的妹妹也从未现身,弄得她以为兄妹俩早掰了,没想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深藏不露啊啧啧。

    “而且你妹妹看着没有不喜欢你啊。”

    许叶飞快扫了她一眼,“以前闹过点矛盾,现在说开了就好了。”

    他们去往附近一家咖啡馆聊天,沈灵枝主动说起自己复活一事,事情太复杂,她没有详解,仅以猜想的口吻描述自己似乎被灵魂转移,做了个梦,醒来就在京城。然后问许叶这半年来过得如何。

    “老样子,一堆工作,就算你不在了我也得恰饭,是吧。”

    许叶轻松的语调没让她放松多少,她几度犹豫,问出心里郁结多天的疑问,“你知道我哥去哪了吗?我醒来后想联系你们,就打给我哥,因为我只记得我哥的手机号,可是打到现在都没打通。”

    许叶勺子里的方糖扑通掉入热烫的咖啡。

    “你哥去中东了。”他顿了顿,“x国向我国请求军事援助,打击活跃的恐怖组织。国家临时组建前往x国支援的防恐部队,你哥主动报名加入其中。”

    沈灵枝像被人打了记闷棍,眼前瞬间花了一片。

    “x国?为什么……”

    最近国际新闻没少报道,那里两天一场小战,三天一场大战,大半片国土沦为战场,死伤不计其数,可谓是二十一世纪的人间炼狱。哥哥明明答应过她,这辈子都会保护好自己,不主动涉险,不主动参战,现在呢,他在做什么!

    “自从以为你去世后,你哥几乎没回过家。去医院探望谢先生的时候,你哥多次突然拉开衣柜唤你名字,对着空衣柜呆。”

    衣柜……那是她从小到大捉迷藏最喜欢藏的地方。

    强忍的情绪到这一刻终于决堤,她捂着眼睛,感觉到热热的腋休沿着掌心跟大雨似地下淌。从出生起,她好像从没让哥哥省心过,他养她,照顾她,为她留在小小的海苏市,在她卷入凶杀案后费尽心思为她搜罗证据伸冤,还历经她两次死亡。再看看自己,她为他做了多少呢?又有什么资格怪他?

    “先别自己吓自己,你哥如果真想不开,也不会费那么大一圈去战场。这事我会托人帮你打听,别担心。”

    许叶把她拥入怀里,贴心讲了其他人的近况。纪长顾把纪氏集团经营得风生水起,忙得神龙见不见尾;傅景行研的药物在国内获奖,开始声名鹊起;程让休假旅行;谢暮养好了伤,成天不见踪影;唐斯年更是行踪莫测,不过听说也过得很好。

    半年时间,足够让他们开启崭新的生活。

    沈灵枝还是想给程让和谢暮报平安,迟早她是要回去的,前世杀她的凶手究竟是不是纪长顾,她必须得到答案。可许叶手机里只存了她哥和纪长顾的电话,哥哥联系不上,纪长顾是不能联系,而许叶为了照顾宁嘉儿,暂时也不会回海苏。

    没法子,报平安一事只能再度搁浅。

    隔天还要早起上班,许叶提醒她早点回去休息,约了第二天见面。

    许久不见好友,沈灵枝憋了一肚子的话,6少凡似乎恰好对她腻烦了,这段时间不找她泄裕望,所以连着几天下班她都有时间找许叶聊天吃饭。

    这天晚上,许叶约了她吃烧烤。

    临下班前她却被拉上6少凡的保姆车,车上就她和生活助理。

    “这是去哪?”

    “去哪?”生活助理睁大了眼数落她,“你啊你,最近魂儿都被你那个男姓朋友勾走了吧,连凡哥这两天病了都不知道。”

    “病了?”她吃惊,这还真没注意,“什么病?”

    “烧啊,今晚都烧到39了,我跟你得轮流看着他。哎,凡哥估计也烧糊涂了,变得特别健忘,一会儿忘这个,一会儿忘那个,我今天已经从公寓到公司往返十一回了,都是为了帮凡哥拿东西,累煞我也。你要不帮忙,今晚估计得换我躺医院。”

    健……忘?沈灵枝心里一颤,又不是没经历过6少凡烧,他什么时候健忘过。

    除非,除非他的记忆被另一个意识占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