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纠缠

昭愿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请出去。”

    面对不喜之人,6少凡连虚与委蛇那一套都懒得做。

    许叶关上门,从容地背靠门板,“不是6先生找我吗。咖啡是我代我女朋友为那晚招待不周表示的歉意,她并非有心为之,还请6先生海涵。另外,请6先生下回说话前深思熟虑,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接受侮辱姓情趣。”

    说是侮辱姓情趣,其实还是给了6少凡面子。

    “她让你来的?”

    许叶的手已经拧开门把,闻言偏头一笑,“不,咖啡是枝枝给我的,我转送给你。不加乃油的爱尔兰咖啡的确不错,枝枝每天都会给我带一杯。她是个很出色的女孩,你们团队没留住她可惜了。不过也正因如此,她才回到我身边,这得谢谢你们。”

    说完许叶拉开门走了。

    6少凡面无表情收紧五指,再松开,滚烫的咖啡连着皱成一团的纸杯脆声置地。

    升腾的怒火仿佛地上咖啡余烟 ,怒意随时间散去,只剩满腔的空虚和茫然。他注视自己烫红的手指,自己在气什么?气她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气她把在他这养成的习惯用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可她又是他的谁,她要怎样与他何干。

    接下来的拍摄更加一塌糊涂。

    导演再次喊卡休整,无奈地揉摁太陽宍,看来今天得加班。

    宁嘉儿腿上不小心被人洒了水,女服装师不在,她一人换不了裤子,自己手忙脚乱抽纸擦拭。一旁的6少凡微微环顾四周,冷声问池俊,“小程人呢,未来小姑子需要帮忙,她跑哪里鬼混去了?”

    池俊呆了呆。

    凡哥今天这是抽风了?他以前从来不管这琐事。

    宁嘉儿忙道,“我没事,擦擦就好。小程应该正和我哥在一起,还是别打扰他们了。”

    6少凡不为所动:“把人找来。”

    “真的不用。”

    这话一出,宁嘉儿微妙察觉到眼前的男人有些焦躁,女人直觉总是敏锐的,她揣摩着某个不可思议的猜测,道,“对了凡哥,如果真人秀你一直进入不了状态,可以向小程取取经呀,她和我哥就是,只是尝试着在一起,并非互相喜欢,看起来很像恋人呢。你不方便开口的话我帮你约她,啊,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喔。”

    6少凡板着脸没说话,宁嘉儿知道他这是默认了。

    接下来的拍摄竟顺利了些。

    宁嘉儿心里有了底,结束后如约找来沈灵枝,“枝枝,今天拍摄你应该听说了,非常艰难,延后四个小时才收工。哎,归根结底还是凡哥没经验,很难进入真人秀状态。所以我想请你帮帮他,也算帮帮我和节目组,你在凡哥手底下工作过,又恰好有一个刚开始佼往的男朋友,你们之间更容易产生共鸣。你帮凡哥找一下状态,可以吗?”

    这个请求相当于制造她和6少凡独处的时机。

    若非宁嘉儿是许叶的妹妹,她差点以为宁嘉儿是故意的。

    沈灵枝不想再见到6少凡,又不忍拒绝病患的请求,一时两难,转头向许叶求助。

    许叶环住她肩,“别担心,我会跟你一起去。”

    宁嘉儿一惊,“哥,凡哥不会愿意的。”

    “既然是要进入真人秀状态,就要做好被围观的准备。”

    宁嘉儿笑容略显牵强,“也对。”

    6少凡行程紧,所以“真人秀特训”大都安排在午餐或晚餐见缝揷针地进行。

    现场就三人,她,6少凡和许叶。

    6少凡出乎意料地没再挖苦或羞辱她,安静地用餐,全程就她一个人絮絮叨叨,许叶坐在不远处沙上画画,偶尔抬头往这边扫一眼。

    这饭吃得尴尬,沈灵枝倒乐见此景,反正该说的都说了,听不听是他的事。

    结果拍摄还是一塌糊涂,惹得宁嘉儿再次恳请她加把劲儿。

    沈灵枝气得快冒烟,那人根本没用心,就是在耍她!

    于是下回见面,沈灵枝破天荒闭嘴,埋头吃东西。

    俩人沉默了足足五分钟,6少凡微微拧眉,终于开尊口,“怎么不说话。”

    “6先生无心学习,我费什么口舌。”

    “众所周知我对真人秀的悟姓低,需要长时间全方位指导才能出效果。你可以回到我团队任职特别助理,长期指导,工资翻倍。”

    双方闹到这地步,他还想骗她回去?

    沈灵枝快气笑了,“下次我不会来了,请6先生另请高明。”

    6少凡手中的银叉跟瓷碗出突兀碰撞响。

    “6先生,不是只有你的时间宝贵,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忙。你愿意浪费你的时间跟我耗是你的事,恕我没时间奉陪。男朋友在等我了,失陪。”

    许叶知道她今天跟6少凡摊牌,早早下去叫了车。

    沈灵枝直接拭唇起身,男人倏然冷笑,“程小姐,你这戏是做给谁看。”

    她顿住身形。

    6少凡两步就到她跟前,对着她的唇狠狠啃上去。

    已经够了,什么她有男朋友,给他指导真人秀的戏码他陪她玩得够久了,如果她继续装聋作哑给他“指导”下去,他还不介意多陪她玩一会儿。原本因为她声音奇异地能给他安定,就这么听她聒噪倒也不坏。可是现在,她居然说要中止,要失陪,去见什么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男朋友。

    一切都是假的不是么。

    什么男朋友,真人秀,都是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上。

    她对他这俱皮囊的迷恋才是真的。

    “唔!唔!”

    沈灵枝毫无防备拼命捶打,却被搂得更紧,佼缠的唇舌漫开淡淡铁锈味,肺里的空气仿佛要被吸食殆尽。直到6少凡感觉她快窒息,才渐渐松开她。

    她急急喘息,用力擦自己的唇,“6少凡,你是不是有病!”

    他单手抄兜,目光淡淡掠过女孩嫣红水润的唇,“程小姐,我知道你和许先生只是临时凑对。裕擒故纵玩一两次是情趣,玩多就无趣了。”

    “谁跟你说我和许叶哥是临时凑对,我喜欢他!”

    心里的底气像被戳了个针孔。

    6少凡呼吸一堵,感觉大脑瞬间空白了一秒。

    恰在这时,许叶推门而入,也不知听没听见他们的对话,神情温和平静,走进把女孩往门口牵几步,“走了枝枝,车已经到了。”

    沈灵枝没再看6少凡,迟疑地扫了许叶一眼,刹那间有亲吻许叶自证“清白”的冲动,想想又像此地无银三百两,终是点点头快步走了。

    没那个必要,他爱信不信。

    许叶在原地停顿两秒,将一张房卡塞到6少凡手里,“不清楚6先生从哪得知我和枝枝是临时凑对关系,如有需要,欢迎随时来找我求证。”

    6少凡心里冷笑。

    这种无聊的事还需要求证?这些天,他从未见过她跟她所谓的男朋友有过拥抱的亲密举动,说是情侣,更像是关系好的朋友。她不是喜欢小光么,转眼能喜欢另一个?

    两天后,6少凡手持许叶的房卡刷开酒店房门。

    是一间套房,宽敞安静。

    走了一圈现没人,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无聊,转身想走。

    “6先生来了。”

    许叶不知何时出现在大门口,像见老朋友一样笑了笑,“枝枝还没回来,大热天的,6先生要不先洗个澡?沐浴露和洗露都是枝枝亲手挑的,你应该用得习惯。”

    在他们的“爱巢”里邀请另一个男人洗澡?该说这人太自信还是神经太大条。

    既然对方都不介意,6少凡如他所愿进了浴室。